Rashi

復聯科學組Tony X Bruce愛好者之一
最近迷上Daredevil,求同好中~

只是想讓歸檔裡充滿科學組和DD而已OWO

看過、喜歡的文章不要顧忌的拿愛心藍手砸Rashi吧,他很需要這些鼓勵XD

會在科學組以及罰D的QQ群中出現~
歡迎找我聊天!!!

其餘愛好放於社團Lof:TBC們要做嗎?:Transformers,Arashi嵐,銀魂,unlight......

【盲夜】不只是孩子!

※這篇的前半部原本是發在社團lof的,但是因為一些關係,所以原本的社團lof在文章搬運完後會關掉,因此在這裡發的是完整的文章而不是(下)。

時間線接在DDVol5 #14,#15之後,大概是DD知道Sam是Blindspot,Sam還不清楚DD和「老搭檔」Murdock關係的狀態。

Note:Blindspot很喜歡導師DD,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告白了,而DD……花了那麼多努力讓大家遺忘面具底下是誰,但為了解決剛恢復視力需要多休息的Blindspot的困惑,他……

----------------------------------------------------------------

盲點最近……有點奇怪?

接受了來自少年離別時的索吻,在那樣的急切和焦慮中,Matt覺得自己似乎嘗到了和以往不同的東西。

「再見Daredevil。」Matt可以確定眼前的這個少年大約在兩小時後就必須起床去上班,而就算他們處於科學角度上的「熱戀期」,也不該讓眼前的男孩在離開自己並且可以躺上床鋪好好休息時,用著如此痛苦的語氣。

他們該找個時間好好的談談「晚安,Blindspot。」但不該是這個時候,除了Linda的一再提醒以外,他也清楚自己帶的只是一個孩子,而所有的孩子都該在凌晨五點時好好的躺在床上,即使這個孩子是一個Superhero也一樣!(想想Peter,他甚至不怎麼接夜班!)

所以他讓「感覺」起來情緒莫名低落的Blindspot獨自穿梭在屋頂中,回到由他守護的中國城裡。

 

「早安Murdock先生……」他已經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地精疲力竭,但事實就是如此;他跟著Daredevil巡夜到太陽接近升起的時候,然後繼續地失眠到上班時。

「額……Sam,你還好嗎?你聽起來有點糟糕。」Murdock先生好意的問著,但只要是個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見他臉上清楚的黑眼圈,不過就是那麼剛好的Murdock他看不見,他是個盲人。

絕對是在Murdock這裡工作的好處,無論你「看」起來如何,Murdock先生都無法注意到。

「我很好,謝謝你的關心Murdock先生。我今天的工作是什麼?」

而且他也不希望Murdock注意到,因為那讓他無法……

「不,Sam,你聽起來像是昨晚沒睡好,記得,我看不見不代表我聽不到。」Murdock先生脫下了外套大衣並拿著他的盲人杖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多睡一會兒吧!沒有什麼非常緊急的事。而且Daredevil把你介紹到我這可不是為了讓我虐待你。」把辦公桌前,應該是留給前來顧客的沙發整理了一下,並把上頭的抱枕移到了最靠近扶手的部分,Murdock先生讓自己躺下並用自己的大衣替自己蓋上。

「我不……」把大衣掀起並試圖要做直身體,卻被溫暖的大手擋下。

「別讓我不能向我的老搭檔交代好嗎?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的,謝謝你,Murdock先生。」

直到自己闔上眼Murdock先生才敲打著盲人杖離去。

 

這不能改變些什麼,他還是睡不著,特別是Murdock先生就在只隔著自己幾公尺遠的地方努力地辦公,試圖執行更多正義時。

因為……因為啊…..

唉……承認吧! Samuel Chung,因為Murdock先生更加地適合Daredevil……

想到這裡煩躁的翻了個身。

他一直對Daredevil和Murdock先生之間的關係感到困惑,尤其是Daredevil無條件信任著Murdock先生這一點,因為Daredevil甚至沒有那麼相信自己。

他原本也沒有想那麼多,直到他來到Murdock這裡打工。

Murdock先生總是能夠得到Daredevil非~常非~常一手的消息,有時,自己因為隔天必須早起所以不得不先行離開巡邏和調查,在那之後Daredevil沒有和自己分享的新發現,等到自己白天上工時,Murdock先生卻已經先從Daredevil那得知了。

Murdock先生永遠都知道最近Daredevil在忙些什麼,甚至有幾次,他都懷疑Daredevil已經把他就是Blindspot的事實告訴Murdock先生了。

不僅如此,有一次Daredevil說會離開地獄廚房一陣子去趟中國,就那麼碰巧地,Murdock先生也請了假,而他也剛好在幾天前瞥見了Murdock先生辦公桌上前往香港的機票。

最糟糕的是,Daredevil完全沒有否認,天!Sam你能想像嗎?中國!那是他媽的中國! Daredevil找的竟然不是自己,而是一個盲人!他甚至連考慮帶上自己都沒有……

雖然好心的蜘蛛俠後來有安慰自己他也在場,可是他說了一個更糟的消息,他說Daredevil住在酒店的頂級套房,和一個他忘記名字的人一起,他覺得他說錯了,那個被他忘記的名字應該就是Daredevil面具底下的那個人,和他合住的,絕對是Murdock先生了。

這嚴肅地指向了一個事實,Murdock先生知道Daredevil的真實身分。

這些或許還不能證明些什麼,可是查一查Murdock先生的資料,幾次Daredevil甚至為了他而遠赴加州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小鎮,簡直就像是Murdock先生的專屬保鑣。

再想想剛開始找上Daredevil時,幾次Daredevil不希望自己參與的打鬥,Daredevil進戰場時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關燈,他在黑暗中進行著一切,就像一個盲人一樣,Daredevil不可能是個瞎子,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和一個盲人相處了非~常久,久到足夠適應所有黑暗!

想想Daredevil每次說到有關Murdock時,總是那樣地閃爍其詞,再想想Murdock先生每次調侃Daredevil的樣子,說服自己吧! Samuel Chung說服自己不是多餘的那個。

「唔……」他發出了沒有意義的哀嚎。

Daredevil甚至沒有在他表明愛意時,準確地回給他一個答案。

「Sam要知道你只是個孩子……」而Murdock先生是一個成熟、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大人。

「Sam你還好嗎?是眼睛又不舒服了嗎?」因為剛才自己的哀嚎,Murdock先生抓了抓自己的盲人杖,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喔──那和Daredevil幾乎相同的語調和口音,是「搭檔」多久才能如此相似呢?

「不,沒事……」

他很有事──Murdock先生讓他無法討厭Matt Murdock,他最強大的情敵。

 

一股香甜的味道喚醒了他。

在睜開眼睛前,先是把香味分析了一遍,並估計它的距離──這是在自己瞎了的時候,Murdock先生教自己的生活方式。

聞起來酸酸甜甜的,還有鮮奶油的味道……

而且就在自己眼前?「草莓蛋糕?!」睜開眼睛,矮几上正擺著一個八吋大小的草莓蛋糕。

大概是要送給客人的吧……

欣喜之情後,理智立刻戰勝了自己;即使這個蛋糕,他從來沒奢望能夠品嘗到的蛋糕,就擺在自己的眼前,這個蛋糕也不會是為他準備的。

環顧了四周,Murdock先生不在房間內。

發揮你樂觀的那面吧!Samuel Chung,想想,這個蛋糕……這個精美可口的,自己掙錢一輩子大概也沒有餘裕可以買的蛋糕,可能是Murdock先生為他的女朋友準備的。

Murdock先生的女朋友,他喜歡這個名詞。

要樂觀。

Murdock先生如此的溫柔又善解人意,一定會有很多女性追求者的。

樂觀,Samuel Chung。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會愛上Daredevil的,即使Daredevil是如此的,喔…….天!怎麼有人有辦法不喜歡上Daredevil,他幾乎可以把所有美好的形容詞都用在他身上!

不!樂觀…….樂觀……不…...

剩下不能的部分,可以用在Murdock先生上。

不……

「Sam?你醒了對嗎?」Murdock先生不知何時回到了空間中。

「額……是的,Murdock先生。」對方的手中攢著一些東西,這時他才想到了他是來這裡工作的「需要我幫忙嗎? Murdock先生。」急忙走向前, Murdock先生也接受了他的好意。

「謝謝你,Sam。」在自己將東西放到矮几上時,Murdock先生敲著盲人杖跟了過來,扶著沙發的扶手,稍微摸索了一會兒才坐下。

「坐下吧!Sam。」拍了拍身旁的空位,Murdock先生說。

樂觀這個時候派不太上用場,因為強烈的期待和預期失望同時混和在一起,形成了一種令人恐懼的東西。

「鑒於你聽起來很混亂,所以我先開口好了,是的,眼前的這塊蛋糕是屬於你的,生日快樂,Sam。」

「什麼?」當意外的驚喜成為事實時,首先撞擊你的,仍然會是恐懼。

「額……我並不是太清楚中國人是怎麼過生日的,或許我該準備的是紅蛋和油飯?還是我該等到農曆?」

「不!不!我是說……不!蛋糕?」等等,他在說些什麼,冷靜,冷靜「抱歉,讓我緩一下……」讓他的腦子裡不要只跑著草莓蛋糕。

「我是說,謝謝,謝謝你Murdock先生。」對,這個先「還有,其實現在我們過生日的方法其實和你們差不多。」疑?這個重要嗎?「順帶一提,紅蛋是對的,油飯就過了。」他是不是又開始語無倫次了?「國曆的,我們也過國曆的。」

Murdock先生的嘴巴先是訝異的張開,然後又闔上。

糟了,他是不是說錯話了,奇怪,他剛才說了些什麼他怎麼想不起來,他是不是……

「那就好,嗯……你介意把剛才我交給你的紙袋拿過來嗎?」

他將紙袋拿起來,伸出手要交給Murdock先生。

喔……笨蛋,Murdock先生看不見他的動作。「我拿過來了,需要給你嗎?」

「其實不用,算幫我些小忙吧,讓裡面的東西就位,然後替自己許些願望吧!」

蠟燭和打火機,雖然有些奇怪,但是他照做了,安靜的插上蠟燭、點火、許願、吹熄;願望不外乎是繳得起房租、移民身分認可、平安順利什麼的。

「好了,Murdock先生。再次的,非常謝謝你。」但他有什麼好挑剔,這可以說是他人生中最夢幻的一次生日了。

「沒事。」Murdock先生給了他一個溫柔的微笑並且從西裝內袋中掏出了一個小卡片「這個,希望我教的東西你沒那麼快忘記。禮物……我想你在紙袋裡有看見它們了。」

接過卡片,盲文書寫。好吧……他必須回去翻一下盲文字典。

而紙袋裡的那些……滿滿一打的1號電池,這……

「1號電池,『雜耍演員』的推薦,我很好奇它能拿來做些什麼?掌上遊戲機?別告訴我你的眼睛之前是因為這樣而受損的。」呼……Daredevil還沒有告訴Murdock先生他的身分。

但也足夠靠近真相了,Daredevil推薦Murdock先生這個禮物究竟是什麼意思?是在暗示他還是在暗示Murdock先生些什麼?

「額……Daredevil還有告訴你些什麼嗎?」

「嗯……我還應該知道些什麼嗎?」Murdock先生將頭偏向了一邊。

「不,我只是好奇……你知道的,沒有人會替一個非法移民過生日,是Daredevil請你這麼做的嗎?」摒除掉這個問題無禮的本質;Daredevil請Murdock先生幫他過生日……

在他還來的及運轉出些什麼前,Murdock先生回答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不……Daredevil不太過這些……所謂的節日的……」Murdock先生怎麼會知道這些?剛才拋到腦後的情敵危機感這時才浮上心頭。

樂觀,Samuel大家都會想送Daredevil一份生日禮物的。

「是嗎?就只是問問而已……」

他連Daredevil的生日是什麼時候都不知道……

「嗯……Sam你還好嗎?我是不是做錯了些什麼?」Murdock先生彷彿是聽出了他的失落情緒,好意地問。

「不!沒有!真的很謝謝你,Murdock先生。這是我過過最棒的一次生日了。」甩了甩頭,讓理性的Samuel重新地掌權,他不應該這麼沒有禮貌。

將電池們好好的收進自己的小背包,他望著桌上的那個蛋糕……

「Shhh……泡杯茶吧,我們值得這個。」Murdock先生調皮的比出了噤聲的手勢,現在是他們兩個人秘密的下午茶時間~

 

「所以你和Daredevil是情侶關係嗎?」

等等!話題什麼時候來到這裡了?

坐在自己對面的Murdock先生嗆了好大一口的茶,努力的將液體從氣管裡咳出來。

「咳咳……咳嗯……最近你在煩惱的就是這個嗎?」終於能夠再次順暢呼吸的Murdock先生訝異地看向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問。

「拜託別讓Daredevil知道我問了這個蠢問題!」他向神明保證是Murdock先生的審問技巧太好了,如果不是對方的循序善誘,他不會把這麼羞恥的問題問出來的。

「不是,雖然不知道你都誤會了些什麼,但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Murdock先生的表情有些奇怪,這使得他不得不好奇:那麼你們究竟是哪種關係?

然而他說出口的,卻是像在向情敵炫耀的:「那麼你知道他現在有男朋友了嗎?」

Murdock先生先是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嘆了一口氣回答:「好像有聽他提過……」

勝利!!!他的大腦咆哮著,這真的是他最棒的生日了。

 

遠遠的Matt就聽見了那個腳步輕盈的少年手上小心翼翼的拽著個盒子,朝向與自己約定好的屋頂奔來。

「DD!」近日以來的憂鬱彷彿被一掃而空,Matt很久沒有聽見對方這麼朝氣的聲音了。

「Daredevil,今天我帶了……」男孩興奮的想要將自己的喜悅與自己的戀人分享,然而卻被打斷。

「先等一下,Blindspot,和我去一個地方。」Sam為夜魔俠粗魯的打斷感到訝異,

今天的他看起來似乎是特別在煩惱著些什麼的樣子……

他們要去的地方會和夜魔俠的煩惱有關係嗎?跟上了自己沉默寡言的戀人,Blindspot好奇的想。

 

Samuel Chung,要樂觀!!!

這是Daredevil帶領著Blindspot從Murdock家屋頂的特殊通道進到Murdock家裡時,唯一迴響在他的腦袋裡的話。

是親戚、他們一定有血緣關係,就只是這樣而已,一定是的!

Murdock先生是個孤兒,你忘記他是怎麼用那些引人入勝的故事誘導你說出你的煩惱的嗎?

回想起早些時候Murdock回答他時伴隨的嘆息,Sam緊緊的抓著手上裝著蛋糕的盒子,站在Murdock家的客廳一動也不敢動。

他就這樣僵硬地待在原地,看著Daredevil在Murdock律師的家裡熟悉的從正確的廚房櫃子裡拿出了那個Murdock最喜歡的品種的茶葉和茶杯,替他們兩個人各泡了一杯。

「坐下吧,Blindspot。」Daredevil對著一直楞在原地的Blindspot說。

腦袋裡面全是:喔,這很糟糕,這真的很糟糕,他搞砸了,他真的搞砸了!的Blindspot照著對方的指令機械式地坐下了。

他不應該自大地說些什麼Daredevil現在有男朋友了,為什麼他要去刺激那個他根本不可能贏過的敵人呢?

現在好了,Murdock──不是情侶關係,然而可能是婚姻關係或複雜關係先生,一定向Daredevil詢問男朋友的事了,而Daredevil把他帶到了這裡,他想他能得到的回應,如果是前者,那麼就是:「我和Matt已經結婚了,我只把你當成孩子來看待。」後者:「我和Matt之間的關係有那麼一些複雜,但是我們在一起很久了……而我只把你當成孩子來看待。」

喔……不……

不管是哪個回答,Blindspot都還沒有勇氣去面對。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讓你這麼煩惱……所以……」

果然Murdock先生已經先和Daredevil溝通過了……

「所以我想是時候讓你知道了。」Matt脫下了自己的面罩,讓Blindspot能看清楚面具底下的長相。

忽然間,那些失去的記憶都回來了,「Matthew Murdock是Daredevil」的這個事實、他在法院上向全紐約的人民們解釋的一切,這些全部回到了Bilndspot的腦袋裡。

「為……為什麼?」Blindspot對著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回憶感到困惑。

「說來話長……而且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Matt預期中的反應。

「現在你記得我是誰了……所以我想你大概不需要再去煩惱Murdock先生和Daredevil之間的關係了……」Matt扯出了一個笑容「現在該換我煩惱Daredevil現在是否還有個男朋友的問題了……」他自嘲的說。

Blindspot的腦袋因為各種資訊的衝擊所以好一會兒不能反應過來。

Daredevil就是Murdock先生,Murdock先生就是Daredevil,所以他是Daredevil的男朋友,也是Murdock先生的男朋友,Daredevil和Murdock先生不是情侶關係,他和Daredevil和Murdock先生才是情侶關係……

「現在的你……還喜歡我嗎?Sam。」Matt看著眼前的少年,最終將問題問出。

「Murdock先生的女朋友,這個名詞簡直爛透了!他不可以有女性追求者,他有男朋友了!」這是Blindspot給出的答案。

直到他注意到Matt困惑的表情。剛剛Matt說了些什麼?

「不!等等,不是不喜歡的不,是不是那樣的不,額……我要表達的是,是!」亂了陣腳的Blindspot希望自己快停止掉這些胡言亂語。

「是!我喜歡你!我是你的男朋友!」

「我也喜歡你。而我想這代表我也是你的男朋友了?」Matt和他一樣露出了一個有些靦腆的笑容。

Blindspot用力的點了點頭。

                                                                                                 完

-----------------------------------------------------------

其實或許完整的標題應該是【盲夜】不只是孩子!是男朋友!!!hhhhhh

這篇是Blindspot瞎掉的當時開始寫的,那時的漫畫只出到DD籌錢要幫點點治療眼睛那裡而已。或許有機會的話會開新篇試著寫寫看現在的藍眼黑暗點點盲夜;-)

(然後今天不是點點而是Charlie Cox的生日~Happy Birthday!!!)

喜歡師徒組的讓我看見你們😆😆😆!!!


【罰D】感冒

那個壞人光是聽見他的名字就會嚇得屁滾尿流的懲罰者感冒了,病厭厭的躺在床鋪上一動也不動,而造成這個景象的罪魁禍首卻絲毫沒有反省地頂著那個%$@#$的笑容站在床鋪邊。

「沒有取笑的意思,但是失血過多又被丟進海裡的那個人是我才對……」在Matt被對方自海中救起來的隔天早晨,感受到了床鋪另一邊高的非常不自然的熱度,Matt替對方的額頭上鋪上了冰毛巾,調侃的說。

「Shut up……」Frank燒的太嚴重,有氣無力的回應。

「哼哼……回來的時候我會順便帶些藥,保重,甜心。」在對方的側頰印上一個吻,MatthewMurdock Attorney at Law抱著好心情上班去了。

 

「Matty,看在老天的份上,你能不能認真個一分鐘!」Foggy看著自己靈魂又不知道跑到哪裡,不停的在傻笑的前大學室友,忍不住怒吼。

「抱歉,Foggy我努力……」回神過來,Matt想辦法讓自己專心到案子上。

「Foggy你放棄吧,最近的案子比較鬆散,你就放Matt一天假吧!」Karen聽著他們的對話,把整理好的客戶資料收進抽屜裡,忍不住的提議。

「唉……我還能怎麼做?下班吧~Nelson&Murdock──Karen最大事務所。」聽見Karen的建議Foggy無奈的同意了。

 

「這是我朋友最推薦的感冒藥,然後是水果還有退燒貼,這個維他命……」

「Red,你他媽的幹了什麼?」側過身看著不斷的從購物袋裡掏出東西的Karen,躺在床上的前Marine士兵終於按耐不住的向地獄廚房的小惡魔提問。

「我必須替早上的遲到做出合理解釋,而我的律師事務所同事們則要我向神保證我的話句句屬實。」用嗅覺判定藥品的種類,Matt幫忙Karen把藥品歸類。

「聽你在鬼扯……」Frank放棄和自己的律師男友爭辯,轉回頭盯著天花板。

「別這樣,Frank,我們只是都很擔心你而已。」Karen將沖泡好的維他命拿給了Frank,Matt因為化學藥劑傳來的可怕味道而向後退了一步。

Frank無法拒絕的接過了堅持停留在自己眼前的那杯黃色液體,不情願的灌下了半杯才把它放到床頭櫃。

「Nelson別告訴我你回心轉意了。」躺回床上前,不忘問向那隻金毛大熊,居然就連他都在幫忙Karen弄那些要給他的藥品。

「別,我是護花使者好嗎?我怎麼知道在感冒的情況下你就不會傷害到他們。」Foggy替Karen將攪拌棒拿去水槽清潔,隔著遠遠的距離回應。

「而且我必須確保Matt不會弄出人命來,這傢伙照顧病人的技巧糟透了……」Foggy小小聲的嘟囊著,並不是他被Matt照顧過,而是之前某次在大學時,他只是為了幾堂必修以及他們的筆記而離開生病的Matt半天而已,那個答應會照顧好自己的人就弄得他不得不和其他宿舍的人一起把他送到醫院去。

Foggy的邏輯很簡單,你必須先能照顧好自己,然後才能照顧好其他人,而顯然地在他心裡,Matt第一個項目的分數早就讓他在照顧人這個領域上被死當了。

Matt沒有和對方爭辯,選擇裝做他只是個沒有超級聽力的普通人。

「咳咳……Frank你晚餐有特別想吃些什麼嗎?還是普通的食物就可以?」Karen將Frank的注意力重新地拉了回來。

「普通的就行了,謝謝。」Frank嘆了口氣,闔上了眼睛,就隨他們的便吧。

-------------------------------------------------

沒頭沒尾的隨筆,或許其實應該標罰D#7? Whatever......

(第四季被取消,難過的Rashi需要人關心......)


罰D#6

一只受傷的野獸,別奢望牠會因為傷勢而向你俯首稱臣,相反地,隨時都要小心被牠反咬一口。

 

 

或許該責怪的還是自己,聽見對方摀著血流不止的腹部拖著身體走到了公寓的門前,他打開了門;對方什麼也沒說只是抬起頭看向了他,他就側過身讓出門口的空間了。

 

他想倒頭就睡進床鋪裡,三天沒日沒夜的官司,為了把一個成天壓榨房客的房東送進監獄並把正義還給那些努力養家的人們。

巡完一次城市,睡眠不足的暴躁感反映在他的肢體動作上,回到家,脫下制服,他多想這樣就睡進唯一能讓他感到稍稍舒適的絲質棉被裡。

 

但是他不能,天殺的他做不到!Frank因為失血和腎上腺素混和起來的紊亂心跳彷彿就在自己耳邊咆哮,空氣瀰漫的血腥味也因為Frank的獨自作業而緩慢濃重。

 

「$%&#」煩心的他離開了床鋪。

 

「放手。」對著讓他站在這裡的始作俑者,Matt命令。

Frank只是回給了他一個不解的表情然後就繼續動作。

Matt僅剩的理智部分提醒著他不應該這麼做,是他自願放Frank進來的,Frank要做些什麼都是他的自由,但是心裡那個總是充滿著憤怒、隨時準備好要進行戰鬥的惡魔卻要Frank立刻臣服。

「我說,放手。」Matt用著低沉的語氣再次地說了一遍。

Frank這次停下了手上縫補的工作,看向了Matt,然後像是理解了什麼後開口「我很好,小紅,去睡吧。」

Matt原本以為他和Frank又會有一場爭吵,但奇妙的是Frank說的話讓躁動的惡魔冷靜了下來。

啞口無言地楞在原地,Matt甚至開始不知道自己是出來做什麼的,但是控制狂惡魔與Frank沒完,所以他仍站在縫補傷口的人身邊。

Frank不再理會一旁的Matt,直到把縫線剪斷後,才站起來,和Matt面對面。

Frank一手摟住了Matt的腰,一手壓下他的頭,在對方的額頭處落下一吻後輕語。「聽我的,去睡。」

Matt甚至不在意腰上的血痕就直接躺上了床鋪。

闔上眼睛,搭配著空間中屬於Frank的那股氣息,Matt不到一會兒就睡著了。

 

 

當Matt醒來時,腰上的血跡不再,反而是一只溫暖的手掌覆蓋在那塊皮膚上,他翻過身,昨晚混亂的脈搏已被現今的平穩取代。

聽著那使他感到平靜的節奏,Matt又躺了一會兒才起身,但這個動作吵醒了身旁的人。

Frank抓住了他的手,把他帶回床鋪。

「Feel better?」起床吻印在了和昨晚相同的部分。

Matt望著眼前的ex-marine,不知道這些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

「並不打算放你走,所以繼續陪我睡?」拉著Matt的手,還滿帶倦意的Frank睡眼惺忪的問。

被對方強而有力的手臂拉著,Matt躺回了床上,靠著Frank的胸口,打算再睡一下再來理解他們之間的這些。

----------------------------------------------

一個莫名的日常,硬要說的話,或許是:對門,換鄰居嗎?那篇的時間線。

罰D#6.1

罰D#6統一的視角版本,當初因為視角問題花了好久時間修改罰D#6的梗概,出來的是這篇,然而因為似乎行不通的原因,所以#6最後決定還是照著梗概的視角去打。然而已經花了好多時間在上面&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統一比較好些,所以還是發上來OwO。

--------------------------------------------------

一只受傷的野獸,別奢望牠會因為傷勢而向你俯首稱臣,相反地,隨時都要小心被牠反咬一口。

 

 

或許該責怪的還是自己,聽見對方摀著血流不止的腹部拖著身體走到了公寓的門前,他打開了門;對方什麼也沒說只是抬起頭看向了他,他就側過身讓出門口的空間了。

 

他想倒頭就睡進床鋪裡,三天沒日沒夜的官司,為了把一個成天壓榨房客的房東送進監獄並把正義還給那些努力養家的人們。

巡完一次城市,睡眠不足的暴躁感反映在他的肢體動作上,回到家,脫下制服,他多想這樣就睡進唯一能讓他感到稍稍舒適的絲質棉被裡。

 

但是他不能,天殺的他做不到!Frank因為失血和腎上腺素混和起來的紊亂心跳彷彿就在自己耳邊咆哮,空氣瀰漫的血腥味也因為Frank的獨自作業而緩慢濃重。

 

「$%&#」煩心的他離開了床鋪。

 

「放手。」對著讓他站在這裡的始作俑者,他命令。

對方只是回給了他一個不解的表情然後就繼續動作。

他不應該這麼做,是他自願放Frank進來的,Frank要做些什麼都是他的自由,但是心裡的控制狂部分卻要Frank立刻臣服。

「我說,放手。」用著低沉的語氣,他再次地說了一遍。

眼前的人這次停下了手上縫補的工作,看向了他,然後像是理解了什麼後開口「我很好,小紅,去睡吧。」

對方的語言裡像是藏了什麼魔力,他忽然感到啞口無言,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出來做些什麼的。

但是體內那隻隨時充滿著憤怒、無時時刻都準備好要進行戰鬥的惡魔還沒鬧完,留在縫補傷口的人身邊,靜靜地看著對方動作。

Frank不再理會站在一旁的他,直到把縫線剪斷後,才站起來,與他面對面。

Frank一手摟住了他的腰,一手壓下他的頭,在他的額頭處落下一吻後輕語「聽我的,去睡。」

他甚至不在意腰上的血痕就直接躺上了床鋪。

闔上眼睛,搭配著空間中,屬於Frank的那股氣息,不到一會兒就睡著了。

 

醒來時,腰上的血跡不再,反而是一個溫暖的手掌心覆蓋住那塊皮膚。

他翻過身,昨晚混亂的脈搏已被現今的平穩取代。

聽著那使他感到平靜的節奏,他賴在床鋪上又待了一會兒才起身,然而卻吵醒了身旁的人。

Frank抓住了他的手,把他帶回床鋪。

「Feel better?」起床吻印在了和昨晚相同的部分。

看著眼前的ex-marine,他不知道這些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

「並不打算放你走,所以繼續陪我睡?」Frank拉著他的手,睡眼惺忪地問。

他思考了一會兒,沒有什麼結果,所以讓惡魔往他熟悉的熱源靠去,他躺回床上,靠著Frank的胸口,打算再睡一下再來理解他們之間的這些。


一篇罰D梗概。


這篇是與Rashi一推、二推、三推,繼續推的Shoot the Sunshine into My Veins系列同一個作者TheVagabondBoy的作品,在看完這新開的海盜AU設定Come WithMe, My Love第一部分Amoris Maris 之後,發想的一些關於後續的梗概,作者說關於這一系列他會好好地思考完架構之後再繼續,然而就著作者現在寫到的部分,Rashi好心疼DD啊QQ,所以等不及的自己腦內了一下,所有的不好都是Rashi的問題,與原文無關。

Amoris Maris前情提要:海軍Frank(Alpha)在抓捕海盜Matt(Omega)時不小心被俘虜了,而且被強迫必須幫助Matt度過發/情/期,在那之後,依照約定地,他們放走了Frank。時間快轉到了六年之後,Frank仍然繼續地在當著軍人,而Matt這邊,他懷孕並且生下了他與Frank的孩子Francis。

 ----------------------------------------------------

梗概:

「啊!」會議開到一半時,Frank忽然感受到一股幾乎要將他的心臟撕裂成兩半的痛處無情地向他襲來。

會議裡的所有人都朝Frank的方向看去,Frank努力地撐住自己身體的力量,要求先回房休息。

 

Matt與他的之間的Mate Bond斷了。

這意味著……Matt的死亡。

一股強烈的衝動刺激著他,他必須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他需要知道Matt、他的Omega在哪。

Frank辭去了海軍的工作,前往尋找Matt。

 

(他希望他當時有選擇留下。)

 

Daredevil的惡魔角旗幟是非常好認的,一步一步的打探循著線索終於再次地找到了那艘船。

Frank偷偷地溜上了船,他還約略記得那個副船長Foggy的長相。

然而一個抵在他頸側的刀片打亂了他的計畫。

「你是誰?來我們的船上做什麼?」

該死,這艘船上的人每個人都得像Matt一樣無聲無息地like a god damn cat?

他一個轉身迴旋踢走了對方的武器,拔出了自己的刀,與對方對峙。

然而在看到對方長相的瞬間,他楞住了。

對方抓住了這個機會將他的武器踢離他的手中並且搶了過來。

「我沒有惡意,我只是要找Foggy Nelson談談。」他擺出了投降姿勢,解釋。

「……」眼前的人思考了一下,然後回應Frank的,是讓他陷入昏迷的一個重擊。

 

海水鹹鹹黏黏的液體被潑灑在自己的臉上,海盜們的老招數。

「你來這裡做什麼?」Nelson的聲音裡透著無盡的冷漠。

「我只是想要知道Matt發生了些什麼。」

「Is that bother you?」這麼多年來,他看了Matt受了那麼多苦,「Matt的死活你哪一次關心過了。」

「……」他無話可說。

Knock Knock

「Uncle Nelson,Claire例行檢查的時間到了,你要一起來嗎?」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在敲了門之後就走了進來,是那個抓住他的人。

看著他,Frank再次地停住了他的呼吸。

對方也注意到了他,「我們要殺了他嗎?Uncle Nelson」Francis抽出了他的海盜刀,直直地指著上船的外來者。

「……」Foggy沉默著,他多希望這個使得他好友受難受苦的男人死去,然而即使這樣做,也改變不了什麼。

「你走吧,永遠不要再回到這裡。」他開口,沒有一個人背得起殺死眼前這個無辜男孩父親的業障。「走吧,Francis。」

Francis率先走出了房間,Foggy替Frank鬆綁後轉身也要離去。

「等一下!Nelson,等一下,可以至少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嗎?得到答案後我就會離開的。」

Foggy停住了腳步,他想他知道Frank要問些什麼。

「他……,那個男孩,Francis,是我的嗎?」

「我的回答是一樣的,Castle,Is that bother you?」

 

Frank打算找Francis,但Francis自己找上了他

Francis:…….你……是我的父親嗎?

Frank點頭

Francis心情複雜(隨著時間長大,他也發現因為那個渾帳爸爸Matty過的很辛苦)

但是他曾經答應父親說過,他會替父親留下他

Francis:你想要看看爸爸嗎?

Frank點頭

Francis把Frank帶到自己的房間:12:30,那時大家都休息了,我再來接你

 

12:30:

Francis回房間,帶Frank溜到Matt的房間

Frank看見了躺在床上氣息微弱的Matt

還活著!!!!!!!自己的Omega、Matt還活著!!!!!!

Francis含淚:Daddy已經陷入昏迷快半個月了……但是我知道他會醒來的,之前的那些他都能挺過來,這一次他一定也可以的。

Francis走到了昏迷的Matt身邊,牽起了Matt的手。

Francis:Daddy,daddy,I know you can hear me,you remember the promise I made you? I bring him back. So daddy…..make throughthis, I know you can do that, you always can. You always can……

整理好情緒Francis對著Frank:7點(指著房間內的時鐘),7點的時候Uncle Foggy和Aunty Claire就會過來看Daddy了,在那之前溜回我的房間就可以了。

Frank點了點頭

 

他的Omega還沒死只是陷入了昏迷,他的Omega還沒死!還沒死!!!

克制住自己的激動,輕輕的將手蓋到對方的臉頰

朝思夢想的人現在就在自己的眼前

Frank:Red,Our kid must be right, you willbe fine.

牽著對方的手,Frank度過了他在船上的第一夜

就這樣三天過去了,Frank在船上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

而在一些比較空閒的時間,他和Francis偶爾也有閒聊

他的來歷、工作,和Matt的事情,Francis也說了一些關於最近幾年船的狀況,還有Matt這幾年的死對頭,Fisk的船Kingpin。

Alpha的怒火在心裡躁動。

 

晚上,Frank再次的來到房間

Francis說過,Matt曾經失去呼吸心跳接近5分鐘

這大概就是他們之間的Bond斷掉的原因

現在沒有了Bond,他和Matt的關係算是什麼呢?

Matt是他的Omega,是他的Omega,是他的。

本能在狂吼著。

他要讓Matt再次和自己Bond。

只是Matt願意嗎?

Francis,他們的兒子已經這麼大了,而這段時間,都是他拋棄對方

他討厭這麼說,他的本能尤其抗拒,然而這就是事實,他拋棄他的Omega,不曾關心過他的生活與死活。

而與他bond的Omega Matt確實死亡了,只有Omega Matt活著。

或許是神也看不過去了要懲罰他,藉由這個方法讓Matt脫離他著個糟糕的Alpha。

然而即使這樣,他也無法放棄讓Matt重新成為他的Omega的想法。

確定了心意的Frank再度握著Matt的手睡去。

 

「Frank?你可以抱著我嗎?」

恍惚中,他似乎夢見了他們認識的那晚,Matt要他睡在自己身邊,那令人眷戀的溫度Frank當然無法拒絕。

I ‘ll take good care of you, my love.和那時帶些抗拒的心理不同,這次在夢裡,Frank緊緊的抱著對方,讓對方能安心的在自己懷裡休息。

 

「你怎麼會在這裡!」Foggy憤怒的質問叫醒了Frank,瞬間清醒過來的Frank才發現他躺在Matt的旁邊,而時鐘已經指上了7:15。

一臉難過的Francis站在Foggy身後,在發現Frank沒有回到自己房間後,他立刻衝去找Foggy想要拖住對方,然而顯然的失敗了,還被Foggy責備了一頓。

「他是我的Omega,我在這裡不對嗎?」雖然不記得自己為何會躺到對方身邊,還造成了現在的這個局面,然而也該是時候坦白了。

「他不是你的Omega!」Foggy生氣地回「他終於有機會可以擺脫你了,我不會讓你再一次毀了Matt的生活!」

他們也知道了Bond斷裂的事,他們在照顧Matt的傷勢時確實也該注意到,但……

「我們必須要求你離開,我要檢查Matt。」護士Claire開口。

「我不會對他做什麼的,可以讓我留下嗎?」Frank對著Clarie問。

望向了Foggy,最後Claire還是同意他的請求。

 

為了配合Claire的檢查Frank必須離開床舖,然而就在他要離開時,卻感覺到了一股牽制的力量。

「Stay…..」微微的睜開了眼睛,Matt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來說出這句話。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Daddy!!!」一直站在後面不敢吭聲的Francis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他開心的跑到了Matt身邊。

「不准再睡下去,Matt, Stay with us.」Claire要求,至少清醒到她做完這次檢查。

Matt再次花了些力氣睜開眼睛,然後想辦法抬起手摸到Francis的臉龐。

「I’m blind…….Claire,不睜開眼不代表我睡著呢。」

「是是……」聽著對方的盲人笑話,Claire放下了許多心。

然後就這樣,Frank離開了床鋪,大家都靜靜等待Claire的檢查。

「乖乖睡,Matt,你脫離險境了,好好休息。」揉了揉對方的頭髮,Claire給了眼前的人一個溫暖的笑容。

「謝謝你,Claire。」Matt也撐出了一個笑容回應對方。

「Foggy.」

「Yes,pal.」

「我可以跟你借借Francis嗎?」

「當然可以,pal.」

「Thanks.Pal.」當然除了這個,還有這些他昏迷時的代職。

「Always got you back.」

被點到名的Francis好奇自己的Daddy要自己做些什麼,他非常樂意幫忙。

「Sleep with dada? 」

「Yes!」鑽進了Matt的被窩,Dada抱著他,闔上了眼睛。

「You are free now, Frank.」Matt最後對著站在門邊的Frank說。「Thanks, and sorry again.」

在Frank來的及想清楚該做些什麼回應前,Matt就已經睡去。

 

「你要離開嗎?」還清醒的Francis轉過身詢問。

「我不知道。」他不想離開,但是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不可以留下。

「那麼留下來。」Francis說。

「好。」看著Matt,他回答。

 

Matt漸漸康復,Frank待在他們的船上,盡量幫忙。

然而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Matt沒有那個勇氣再去嘗試,because ithurt so much.

Frank也不勉強,光是Matt還願意留著他,他能待在他的Omega和孩子身邊就是現在所有一切對他來說重要的。

 

但事情會逐漸變好的。

Frank陪著Matt一起看/感受日落。

在無聊的國王遊戲時間,Matt依著指令親了Frank。

和其他一些小事。

 

終於又到Matt的發情期,這次Frank當然主動offer,兩人的相處大家也看在眼裡,所以沒有阻攔(當然Foggy還是很不情願的)。

如他們的第一次一樣,Matt受到本能驅使開始要求knot and mate,而這次 Frank再願意給予不過了。

但是清醒後,Matt直覺又道歉,即使這次是Frank主動。

Frank聽到後,知道他究竟給Matt留下多大創傷,道歉。

「No, it’s me.是我該道歉,bond本來就是兩人的事,你從來就不該道歉,而且是我太幸運的遇到了你,你能屬於我是我再驕傲不過的事,是我很抱歉,很抱歉之前沒有好好珍惜你,還再一次的要來奪走你的幸福,我很抱歉,我很抱歉。原諒我的自私,原諒我……Matt.我愛你所以原諒我,我很抱歉。」

聽見對方說的話之後Matty流淚哭泣,Frank沒有覺得自己毀了他的人生,而且Frank愛著自己。

Heat過去。

 

Matt對Frank的態度有些保留,然而一天,他在不是heat的情況下,主動挑起s/e/x,Frank訝異之餘再開心不過了,s/e/x完後,Matty安心的在Frank懷中睡去,而這次,Frank會stay,除非Matt親自的、真心的要他離開。

 

再幾年,Jackie出生,Frank是個好父親,Francis大多時候很疼弟弟,只是偶爾會小小忌妒地故意霸佔著他的dada,而Matt不介意讓他可愛的大兒子那麼做。


【罰D】Proof

遲到的1111 Pocky日,因為自己是過光棍+期中考所以忘記Pocky

---------------------------------------------------------------------

早晨,一道門鈴聲打斷了正在做訓練的Frank。

透過貓眼,身著快遞公司衣服的快遞員手上拿著一個小紙箱等待著屋內的人應門。

將槍上膛靠在門板上,Frank小心翼翼地開了門。

「Mr. Castiglione這是您的包裹,麻煩在這裡簽名。」快遞員將包裹遞給他,然後普通地讓他簽了個名之後就離去。

接過包裹的Frank皺著眉頭闔上了門,「David Lieberman」寄件者的地方寫著熟悉的名字。

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盒子,孩子們滿滿的塗鴉以及簽在盒角上自己與Micro才知道的安全暗號,Frank將手槍退膛,拿出了匕首,從側邊挖了個小洞。

手電筒的亮光取代了盒內的黑暗,裡面似乎有著紙條和一小盒東西。

打開了包裹,一樣簽上了安全暗號的粉紅色紙盒包裝零食與兩張小紙條躺在裡面。

一張是New York Bulletin的剪報,一張是David的字跡。

「1111Pocky Day,日本零食Pocky銷售一空」似乎是從生活版剪下來的小小報導,撰寫人掛的是另一個熟悉的名字:Karen Page。

「找個人幫你做三明治吧!」這是David的字條。

Frank看了看手上粉紅色的盒子,將之隨手地放到了床上,走去浴室沖澡。

 

當Matt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家裡時,新鮮好聞的蔬果香與烤麵包香讓他勾起了嘴角。

脫下大衣與手套,將盲杖與墨鏡也都放置好的Matt往廚房走去。

「歡迎回來,Honey。」轉過頭,一個簡單的親吻,「在沙發上等我,五分鐘後開飯。」Frank將生菜鋪到了起司上。

Matt跟從著指令坐到了沙發上,靜靜地聽著廚房裡的各種聲音。

沖洗時潺潺的水流聲、摺疊新鮮生菜時爽脆的喀哧聲,Frank被烤箱燙到時發出的嘶嘶聲……

「一些隱私,小紅。」猜測到對方動作的Frank在廚房裡用著自言自語的音量說。

在沙發上的Matt終於沒忍住地笑了出來。

Frank將兩個裝著美味三明治的盤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後是果汁。

待Frank也坐定位,餓極了的Matt伸手拿取他的三明治然而卻被對方阻止。

「等一下,小紅。」

Frank從包包裡取出了兩個方型的物體,將其中一個打開倒出裡面的東西,撕開了包裝紙,香香甜甜的味道傳入了鼻腔受器「試試這個。」

Matt乖乖地將眼前細長的棒狀物咬入口中。

甜甜的、帶些草莓香、甜巧克力和……Frank的臉頰。

「喀嚓!」還有相機快門的聲音。

將餅乾咬斷,Matt不解的看向了Frank。

「抱歉,我得解開些誤會,現在,好好享用我們的大餐吧!」收起了相機,Frank滿意地開始吃起三明治。

覺得對方聽起來心情不錯的Matt決定不去多問,喝了口果汁,也啃起他的三明治。

 

「Daddy, Mommy!”Peter”寄信回來了!」家裡的甜心小幫手Leo在拿取信件時發現了這封特別的信。

David趕緊過去先檢查了安全暗號,確定安全之後,才放心地讓好奇的Sarah和孩子們聚過來。

將信件打開,裡面簡簡單單的是一張照片和一個紙條。

「Peter……是Gay?」看著相片裡只隔著一小段Pocky距離的兩個男人,Zach不敢置信的丟下了這句話,然後就衝回了自己的房間。

「Zach!」Sarah對著衝上樓的孩子喊,沒有得到回應的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起身去為自己倒了杯水。

「Whoa……」Leo發出了有些驚訝的聲音,「你知道他是誰嗎?Daddy。」適應了衝擊感以後,Leo看著照片裡面帶著笑容的Frank,她更好奇的是這個。

「我不知道,但……我想他是屬於他的。」David看著寫著「She was his, he is mine.」的字條,揉了揉小天使的頭髮,往樓上走去。「Zach!……」

                                                                                            完

----------------------------------------------------------------

Rashi沒人陪,他們有就好(笑著哭 jpg.)

Happy Pocky Day!!!

Season 3!!!!!!

大家一起在群裡倒數的感覺好有趣XDDD

一些第一集的截圖,Spoiler!


P1.就是他!!!!!XDDDDD在看Interview時截的,發在群上就被切片上成梗圖了,剛好用來防雷2333333

P2-3. No, you can’t!

P4-5.可愛!!!!!CC太可愛了,前面的片段濾鏡後完全就是教會收留了剛被主人遺棄所以不相信人類的流浪小狗,一直耍任性鬧脾氣可愛死了。

P6.這張不需要任何說明2333333333333

P7. 這張也不需要任何說明(帥死)

P8-10.官方要逼死誰!!!!!!!!(那失望的眼神(?) Matty 組成之kinky成分確認23333333)


 話說那個......紐約建築物的排水系統真是良好呢 hhhhhhhhhhh

Season3 Episode 1 Yum…Yum…


罰D#5(吸血鬼AU)

吸血鬼Matt X 科學怪人Frank

〈小心食用〉這篇同背景(科學組!!!),一點小寵溺的日常片段~

---------------------------------------------------------------

「Matty!天!學院的論文報告明天就必須要交出去了!拜託告訴我你看……過……了……抱歉……」

盪著蛛絲來到了Matt辦公室的窗口,在開窗進入房間時,才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Frank Castle,光是聽見他的名號就足以讓罪犯們聞風喪膽的Punisher現在正以巴不得Peter變成蜘蛛肉餅的眼神看著自己。

糟糕……Peter在心裡哀號──他的蜘蛛感應去哪了?

「Pete?不是下一周才要交嗎?」趴在辦公桌的Matt轉醒(這讓Punisher的臉色變得很可怕),把身上披著的黑色外套摺好還給了Frank(更可怕……)。

「老師回心轉意了,天知道發生了什麼!」Peter努力的去忽視Frank充滿惡意的眼神。

「Frank你願意替我們倒杯茶嗎?第二格抽屜,綠色包裝的那個。」Matt大概是嗅出了Peter的不自在,好意的開口。

「嗯。」Frank回應,然後離開了房間。

當Bruce在公共空間看見Frank時,有了甜甜圈早餐的前車之鑑,所以並不是很訝異。

「午安,Mr.Castle.」基於同事間的禮儀,Bruce禮貌的打了招呼。

「午安,Dr.Banner.」手上拎著分別印著小惡魔和蜘蛛圖案的兩個馬克杯,快速又簡潔的回應。

「額……Mr.Murdock喜歡的那種茶葉已經喝完了,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試試看紫色包裝的那種,Peter的可可在第三格抽屜,右邊藍色的是咖啡,左邊紅色的才是可可。」偶然瞥見了Frank馬克杯上的符號,Bruce猶豫了下開口提醒。

「謝謝。」

「不客氣。」Bruce露出了微笑,然後朝實驗室的方向離去。

 

泡開茶葉,抒壓的紅茶香伴隨著些微的果香在空間中擴散開;Matt會喜歡這個的,Frank想,然後隨意的攪拌了下要給蜘蛛男孩的可可,也不在意粉末是否散開完全就拿著兩個杯子回去了。

 

當帶著香甜氣味的茶香從門縫中鑽進來時,Matt不用雷達感官就可以知道Frank回來了「謝謝你,Frank。」在Frank的額頭覆上一吻,聽見對方近乎是藏在喉嚨裡的彆扭哼聲才繼續指導Peter。

------------------------------------------------------------------

TOMORROW!!!!!

等了好久的Daredevil Season 3 !!!!!

【Daredevil】無懼的要訣與傳承

黑暗中


自己不過是在追尋著父親的身影


問自己一路上究竟找到了些什麼

什麼都沒有

只有死亡

 

父親的死亡

罪犯的死亡

親友的死亡

自己的死亡

 

一步一步

更加沉重

 

他的世界在燃燒

無時無刻

就像是地獄一樣

 

那些紅色

不是火焰

而是鮮血

 

所立足的

是血流成河的世界

他總是想

或許有一天

他也會成為這些鮮血的一部分

而那正是無懼之人傳說的由來

 

緩緩流動

撲通撲通……

如果連這道聲音也聽不見了

就是那個時刻了吧

 

仇恨

能帶來多少?

又會帶走哪些?

他不清楚

可是他知曉仇恨已經將他剝得一層不剩了

火焰紋上身

加速燃燒

 

快要聽不見了

那麼

期望殆盡之時流淌的鮮血能化作世界的一部分

守護著所愛之人

End

--------------------------------------------------------------

好久之前打的......在Word檔中是置中排版。

DDS3倒數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