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shi

復聯科學組Tony X Bruce愛好者之一
最近迷上Daredevil,求同好中~

只是想讓歸檔裡充滿科學組和DD而已OWO

定期更新。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

其餘愛好放於社團TBC們要做嗎?:超蝙,Transformers,Arashi嵐,銀魂,unlight......

【Daniel/Dylan】I want to see you(1)

ABO Setting

副CP:科學組

看完小美隊的冬吧唧的先上船,在補票後覺得那樣的設定萌得不得了,所以就開坑了......

OOC有,兄控屬性Dylan再次出沒;附贈弟控屬性Bruce。

劇情接在MYSM2之後,都可接受再往下~

----------------------------------------------------------------------------

(一)

幾日前在電視上公開發表言論的Omega疲倦地打開了家門;在幾天累人的意外旅程後,他為自己終究是能回到屬於自己的家而感到滿足。

昏黃的燈光照亮著玄關處讓他不需要摸黑進入空間;了解這是哥哥留給他的貼心舉動,Dylan頓時被家的安心感包圍,所以脫下鞋子後他讓自己一頭栽進客廳的沙發裡,讓身心都陷進這套兄弟倆人都極度喜愛的沙發中,使自己能充分的休息。

自小到大Dylan不知道睡過比沙發還更糟糕的地方多少次;小時候的居無定所和FBI隊伍的跟監行動以及規劃四騎士時的書桌奮鬥,沙發絕對排的上Dylan的舒適排行榜前幾名。

「Dylan?」聞聲從房間裡出來的Bruce很久沒有看見眼前的Omega累成這個樣子了。

「我很好……就是有點……累?」把埋在沙發裡的臉露了出來,Dylan看著皺著眉頭的Bruce從廚房裡拿出了一瓶酒和兩個寬口玻璃酒杯,然後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坐下。

「Happy New Year ,Dylan Shrike.」倒好了兩人的酒,Bruce語氣帶著些嘲諷地舉起了酒杯。

自知理虧的Dylan撐起了身體,拿過了桌上的黃褐色液體,和Bruce碰杯後,一口乾掉。

熟悉的味道讓Dylan想起了四騎士剛崛起時,NewOrleans那場表演後,自己一人在酒吧喝的悶酒。

與其說是喝悶酒不如說是給Alma做的表演;智慧與能力兼具的Alpha國際刑警敏銳的觀察力讓自己多吃了不少苦頭才讓整個計畫能成功實施而不是在中途就被揭穿。

四騎士也從那時候的樣子改變了不少,除了Henley的離去,Lula的加入以外,Merritt和Jack的友誼以及自己和Daniel的感情發展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我很擔心你,Dylan……」

「對不起……」Dylan放下了酒杯,他知道Bruce在說些什麼。

自從他們兄弟兩人相認之後,對於家人的渴望使得兩人用近乎病態的方式珍惜著彼此;而他們在彼此的身上都安裝了具有竊聽功能的追蹤器,這次計畫出錯的那麼離譜,Bruce發現不對勁是理所當然的。

「嗯。我只是想告訴你,在你被丟進水裡時,我差點讓Tony派機器人把你從水裡救起。」Bruce把自己同樣心思縝密又堅強的弟弟攬進懷裡,輕嘆了口氣;想想那時的自己竟然也是衝動的無可救藥。

帶著些猶豫,Dylan將自己的手纏上對方的腰部。

說來有趣,自從相認後就開誠佈公地大肆宣揚自己兄控屬性的Dylan,在面對Bruce時,卻無法像Bruce那樣直接打直球地表達出關心,而是表現的拙劣以及不知所措;就像是那時相對於Bruce柔聲地問著自己是否可以在他身上安裝追蹤器時一樣,自己只敢偷偷地將那些精密儀器放在對方身上,再支支吾吾地解釋著,最後還是Bruce諒解地開口跟什麼也說不清楚的他說「可以,謝謝你。」。

Bruce總是那麼地溫柔又善解人意……

「Ultron救回來了?」Dylan微微地勾起了嘴角,離開Bruce的胸口,又替自己倒了杯酒。

「你嫌這次的旅程還不夠刺激?」Bruce挑眉。

「夠了,足夠了……」啜飲了幾口後,被倦意佔據的Dylan靠到了Bruce的肩膀上;對方身上和自己有些相似的氣味使得Dylan感到特別安心。

混著醉意和倦意,Dylan被溫柔的Omega氣味包圍著,恍惚中,Dylan想起了小時候父親還在身邊時,也是這樣帶著些清香的Omega信息素環抱著自己,讓自己能安心睡去。

「Have a nice dream.」溫柔的Omega家人對著自己說。


                                                                                                      TBC

【罰D】How do I look?(短篇,完)

ABO Setting.

--------------------------------------------------------------------------

Frank是個佔有慾很強的Alpha戀人,他很努力地在克制自己不要太過火。

只是今天他的Omega戀人沒有空顧著他。

 

「How do I look?」

Matt問向了Frank,今晚陪伴Foggy出席的宴會衣服可不能出差錯,不然Foggy會抱怨他一輩子的。

Matt等了一會兒,猜想Frank或許還在品鑑……

「可以。」將頭瞥向了一邊,Frank這麼回答。

「你的心跳聲可不這麼覺得……」聽見了過於快速的跳動方式,Matt皺起了眉頭,再次換了條領帶。

「這樣?」

「……」

這次回給Matt的就真的只是沉默了。

「Come on,Frank你就不能幫個忙?只是看個衣服……」而這讓Matt十分不滿,這次的宴會對Foggy真的很重要,就算他是個瞎子他也不會這樣對待他最好的朋友的。

當煩心的Matt要再次換下他的領帶時,Frank開了口「……Tasty」

Ta……「What?」

「I said you are “Tasty”,Red.」Frank不耐煩的開口,焦躁又開始在他的腦袋裡燃燒。

「Fucking tasty讓我不想讓你離開這座建築物,Fucking tasty讓我無法想像你,我的Omega,竟然要用這麼好看的樣貌出現在我以外的人面前!」Frank用著帶攻擊性的語氣說;他不想把這些說出來,他知道這次的宴會有多重要、他知道Foggy對Matt有多重要,所以「Fuck……」為什麼Red要逼他「This is all shit……」。

Matt沒有想到他得到的答案會是這個,他楞了下,然後將自己的Alpha抱進懷中。

「這是我一生中聽過對我的外表最好的稱讚了……」他在Frank耳邊開口,Frank回給了他一個彆扭的哼聲。

「而且它來自我的Alpha……」聽見了對方的回應Matt放鬆地露出了微笑,並接著開口「別憋著吧!我知道你夠委屈了。」面對自己彆扭的Alpha戀人,衣服什麼的似乎不是太重要了。

「……快去快回。」Frank聽起來依舊彆扭,但是Matt卻覺得這樣的Frank有點可愛。

「Yes,sir.」給了Frank一個吻,嘗起來是霸道混合佔有,而直到Foggy按下門鈴的前一秒Matt才結束了它。

「Matt,我好緊張,告訴我我看起來如何?」Foggy調整著領結,看見他打開門之後立刻問出口。

「哼哼……Foggy,你真的太緊張了……」聽見了自己好友的問題,Matt不禁失笑。

 

拿起了放在門邊的盲人杖,推了推Foggy促使對方帶自己前往停在樓下的計程車。

「回來之後會讓你嘗嘗的。」關上門之前,Matt對著Frank喊。

然後一路上聽著那個很少會有變化的心跳聲,到自己踏進人聲鼎沸的宴會場所之前都尚未平復。

                                                                                               完

---------------------------------------------------------------------------

愛心、藍手和評論是Rashi最大的創作動力~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5)

(五)

Peter將Matt的手帶到了緊握著項鍊的那一隻。

Matt訝異地微微的張開了嘴,沒有想到Peter的問題會是這個。

但是沒過多久,Matt就想好要如何開口了「你還記得我的手上握有Omega磁盤的時候嗎?」

Y。當然記得,那時他還不曉得Matt和Frank的關係,在知道他們必須和The Punisher合作時,他覺得Matt跟本瘋了!

「在那之間的同時,鼴鼠人為了一位他心儀的女子而去盜墓,而我的父親也在同一座墓園裡……」Matt已經盡量輕描淡寫的在敘述這件事,Peter卻仍然能從中聽出Matt那各種情緒混合在一起的複雜情感——Matt和他說過,他父親是他一生中,最愛的人。

「那時的我慌了,你聽Foggy說過關於我大學時的一些事對吧?歉疚和絕望又重新的找上了我,我簡直無法再忍受那些;在我成功的把所有人的墓碑歸位並且鑲上這種閃閃發亮的、對我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的石頭後,我……我去盜了我父親的墓!我把它裝進我的辦公室抽屜裡,直到它被嗅出不對勁的Foggy攤在我面前,你知道嗎?我甚至不敢承認我那麼做了!Foggy因為癌症的惡耗而自顧不暇,他把不肯面對自己的我踢出了辦公室,但是你也認識Foggy的,每個人都該有一個像他一樣的朋友,他把這件事告訴了Frank……」Matt將項鍊攤開,不大的透明石頭閃耀的光芒堪比鑽石「盜墓事件時,我自己留下了一些這種石頭,因為當時黑貓是被受僱來偷走Omega磁盤的,賭上一把的我留了一些給她,只不過沒有用到,而Frank在知道我的瘋狂情境後,他……」Matt忽然停住了話語,深吸口氣後吐出「這真的很瘋狂,但,是的,他讓工匠打磨那些石頭做成容器,把我父親一小部分的骨灰裝進了裡面,然後再接上鏈條製成了這一條項鍊。」

Matt還能記得Frank拿著項鍊向他解釋並親自為他戴上的那天,他本來應該為對方擅自做了這種事而和對方對峙的,但是看見對方那樣誠摯和哀傷的神情,他就無法再用任何藉口逃避了。

那條項鍊就像是他們的英雄身份一樣,無論是否瘋狂,他都需要它。

「Frank親自的幫我戴上了它,然後帶著我一起去把我父親的屍骨歸位……」感官的缺失使得Matt更容易陷進自己的記憶裡;Matt清楚地記得,那一天的行程是沉默的,一路上Frank都牽著他的手,直到處理的工人們替棺材覆蓋上最後一塊泥土也沒有放下。

「自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拿下它了……直到Frank為了緝毒必須離開地獄廚房一陣子,在他臨走前,我把它借放在Frank那裡,而如你所見,直到今天它才再次回到我手中。」Matt低下頭,「看」著那條項鍊,語氣無比溫柔。

「Whoa……」Matt的故事使Peter驚奇,「而且看起來你沒有要收回它……」Peter喃喃自語,因為Matt從頭到尾都不像是要把項鍊掛回身上的樣子,反而像是……

「聊得還愉快嗎?Red」把幾塊木材和葉片丟到了他們的身邊,Frank用手抹了抹褲子才碰上了Matt的身體。

像是要在Frank回來的時候,馬上掛回對方身上一樣……

沒有多餘的語言,Matt用指腹描過了項鍊上頭用噴沙方式磨出來的,用肉眼觀察幾乎會被忽略掉,但對超級感官卻是明確深刻的小小十字架,然後拉開了項鍊,Frank低下頭配合的行為讓Matt更好動作;當項鍊再次貼上Frank胸口的時候,Frank給了Matt一個吻。

Peter害羞的別過了頭,Wade則當作浪漫愛情劇來看。

                                                                                                      TBC

----------------------------------------------------------------------------

不得不提醒一下,如果這邊有只看了DDv3翻譯部分的人,這邊Rashi說清楚這篇只是同人而已,正篇的漫畫故事Matty並沒有崩潰而是被陷害的喔~

然後最近和朋友創了一個群,大概是allMattyall,有興趣的人歡迎找Rashi和 @红茶宴 要群號~之後把群整理好之後也會有正式的群宣,歡迎喜歡DD的大家OWO~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4)

(四)

Frank和Wade離開後,被分配到的任務是「照顧朋友」的Peter尷尬的坐在原地,第一次發現和自己的英雄好友獨處是如此地令人無措的事。

「Pete是你對吧。」彷彿是嗅出了對方的不知所措,Matt率先的打破了寧靜。

受寵若驚的Peter點了點頭,卻遲遲沒有等到回應,此時才又驚覺自己的盲人好友無法接收到他的訊息。

不過Matt早就猜測到了這個,所以已經將手掌心向上放在大腿好一陣子了。

發現這個的Peter趕緊在攤開的那隻手上輕輕地用手畫了一個Y字形。

「你還好嗎?」得到回應的Matt溫柔的笑著問。

Peter想到了那些罹難的人,遲疑了一會兒後,才又小小的寫了一個Y。

「那就好。」接受到回應的Matt回,然後彷彿是知道Peter低落的情緒一樣,Matt伸出手,先是碰觸到了Peter的肩膀,然後再憑著記憶的位置摸到年輕男孩的頭頂,輕輕的拍了拍。

「那麼你呢?你還好嗎?」因為Matt的動作而湧出委屈感的Peter忍不住問到,從剛才到現在都倍感力不從心的他急需要一個答案。

「……」

Matt沒有回達他──當然的Matt沒有回他,他根本聽不見!Peter驚覺到了這個事實。明明真正該表現出不安和力不從心的是眼前這個聽不見也看不到的人才對,但是對方卻一再的安撫住了他們焦躁的情緒──Matt總是如此,即使不斷的被剝奪,卻仍然能用他僅剩的一切,竭盡所能的去幫助人們。

或許這正是為何每當友好的鄰居遇上麻煩時,第一個想去請求幫助的,總會是那隻能力和其他的超級英雄們相比簡直微不足道的地獄廚房惡魔。

「Pete,你是不是有些什麼想問我?」Matt又找出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方式。

Peter誠實的再畫了一次Y。

「嗯……你想問我,我還好嗎,對嗎?」Matt思索了下,猜測。

Peter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後快速的寫上了Y。

「哼哼……我很好,至少不會太差,雖然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我身邊可是有三個超級英雄陪著我,其中一個還是我的男朋友兼野外求生專家,我不認為我有什麼需要擔心的。」Matt揉了揉Peter的頭髮,如果他現在聽得見,那麼他就會知道他的話帶給了Peter多大的鼓勵和安慰。

「還有什麼問題嗎?」Matt問,期待著與之前幾次不同的答案。

而這次,Peter的Y使得Matt訝異了一下。

                                                                                                       TBC


【罰D】Mine(短篇,完)

一個小小的短篇和一篇AO3的推文。

---------------------------------------------------------------------------

Frank喜歡狗,許多罪犯甚至會知道Punisher幾乎是動保協會的一員,但是當狗狗搶走他的小狗狗的目光時,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Francis Stop!Good boy.握手,換手,換手。Good boy!」

雪天中撿回來的黃金獵犬Francis顯然的成為了小狗狗的焦點,聽見他回來所發出的聲音,Matt顯然沒有要理會他。

倒是原本在Francis旁邊乖乖等著分一杯羹的Max奔了過來。

忠誠的好狗狗。

摸了摸Max的頭,走到了小狗狗的身邊坐下。

沙發的下陷終於讓Matt稍微的理會了他,Matt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顯然這對於佔有慾極強的懲罰者來說是不夠的,Red通常會整個人貼上來;他有抗議的資格。

不滿的抓過小狗狗的肩膀,強吻上去。

「Woof!Woof!」Francis不滿的喊了幾聲,Frank隨手丟了幾粒Matt手上的零食過去。

 

「Frank要知道你真的很小心眼。」Matt微笑著抱怨。

「知道就好。」Red是他的,家裡的最高指導原則,簡單地所有狗狗都必須明白。

                                                                                                     End

----------------------------------------------------------------------------

看了lof上Feburary大大推薦的AO3罰D作者的文,作者走這種Frank占有慾超強的風格,而我超級能夠接受的OwO


然後關於那隻黃金獵犬,是我自己要推這篇→Christmas in Hell'sKitche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73790

這篇文燃起了我讓Matty養另外一隻狗狗的慾望OwO。

真的大推這篇,節錄些我喜歡的部分:

All the way home he continued to talk in thesame soft voice, one hand cradling the puppy inside the coat. Just so that itwould know that somebody was there. What if it had been too cold for too long?What if it was dying? Well, he thought, atleast it gets to spend its last minutes in a warm place with people who care…

 

”You smell like food! I think you’re herfavorite person in the whole world right now”, Matt grinned and Frank huffed alaugh at that.

這人對生活日常甜很沒有抵抗力。光是看他們這樣開心的笑笑我就覺得滿足了~

 

”We’re keeping her, right?”

”We shouldn’t. This ain’t the best homefor her…” Frank trailed off. ”But yeah, we’re keeping her. She’ll be fine.She’s a badass.”

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仍然會keep她,當我看到這邊時,已經不行了,這篇怎麼可以這麼棒!!!(打滾)

 

”Karen? It’ll be the only Karen whoactually listens to us”, Frank said and they both laughed at that.

”Karen, sit”, Matt tried, and they laughedharder. ”Nah, she’d never have it.”

看到這邊時,這人已經倒在血泊中了。

 如果喜歡他們甜甜的日常,真的非常非常推薦喔!一起留kudos給作者吧!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3)

(三)

穿越叢林到達Frank認為適合作為庇護所的地方,這一路上並不怎麼平穩,好幾次Peter的盲人好友都踉蹌著快要跌倒(即使在盲人好友的男朋友男友力爆表的情況下這從未真正發生)Peter幾次想要開口幫忙(當你擁有可以輕易的舉起一個人而毫不費力時,為何不?)卻礙於走在前方的兩人散發著某種說不出來的強烈氣場而遲遲沒有開口。

「我和Wade必須去搜集庇護所和生火需要的材料,Matt就交給你了。」然而在到達定點時,Frank卻開了口。

「咦?」他的蜘蛛預感怎麼沒有先提醒他要裝一下忙?

要不是忽然發現Punisher請他幫忙照顧的,除了是Punisher的戀人,也是他的好朋友,Peter都想拒絕了。

「其實也可以讓我和Wade去就好……」一向都很善解人意的Peter提議。

「不……這些東西你們沒有我熟。」Frank仍然是那種不容置喙的語氣,並且拉過Matt的手要讓Matt適應新的引導者。

當Frank的溫度碰觸到Matt時,順著Frank的引導,Matt鬆開Frank的衣角,轉而扣向Frank的手掌,十指緊扣。

不知為何這小小的舉動竟然讓Peter感覺到臉部溫度上升。

「Red我先去忙,Peter會照顧你……」Frank向聽不見的Matt解釋,然後捏了捏他的手做為傳達,而Matt竟然也真的鬆開了和對方緊握著的手「等我回來好嗎?」和另外兩個同伴總是長話短說的Frank柔聲叮嚀,然後再次的將唇部抵到Matt的額頭上。

「See you around ,Red.」Frank揉了揉Matt的紅髮然後將Matt的手牽向了Peter。

早已因為眼前溫馨又浪漫的景象而臉紅心跳的Peter小心翼翼的接過Matt的手。然而就在Peter認為這樣奇怪的氛圍終於可以不再繼續纏繞著自己時,忽然停住腳步的Pnisher又讓他緊張起來。

這時Peter才發現原來Matt的另一隻手仍然拉在Punisher的衣角上。

微小的拉力停住了Punisher那和另外三人相比起來都較為龐大的身軀;明明只要再向前踏出一步,那幾乎只是輕輕地被拽著的衣角就會從盲人律師手中滑開,Frank卻毫不遲疑的停下。

Frank近乎虔誠地拉起了那隻調皮的手護在掌心「向你保證。」溫熱一下印在Matt手心再一下印在手背,然後Frank摘下一直掛在脖頸上的一個項鍊,將之交到了Matt手中。

Matt鬆開了Peter的那隻手,細細的摸過項鍊,然後將項鍊緊緊握在手裡。

這次是Matt,Matt伸出空著的那隻手,先是憑著記憶往Frank的方向貼上他的身體——差不多是胸膛的位置,然後往上摸去,鎖骨、喉結、下巴然後是唇部,Frank毫不害臊的伸出舌頭舔弄,Matt也不是很介意的發出了些放鬆的哼笑聲。

「他們久得足夠讓我們可以來場法式熱吻,親愛的,你覺得呢?哥真心推薦這個選項~」和Wilson聊夠的Wade找回他可愛的小男朋友(是的,他們真的選擇用蛛絲和葉片做給Wade一顆Wilson,理由當然不是什麼Wade的畢生夢想,而是因為他真的太煩人了)看見Peter因為就在眼前上映的大人式戀愛而臉紅害羞,那可愛的神情讓Wade忍不住興奮的提議。

但是鑒於Matt無法聽見Wade的調侃,Frank又絲毫不會在意紅色僱用兵所說的一言一語,還在氛圍中心的Peter根本沒有餘力理會Wade。

離開因為來回摩挲而停留較久的唇部,Matt繼續向上摸索;鼻尖之後側滑到顴骨,再沿著眼窩劃圈到眉心,然後終於到達他的目的地。

向前一步更加靠近Frank,「我等你回來。」Matt悄聲地說,然後顛起腳尖,在自己的手掌停留處旁邊印下一吻。

Frank離開時露出的笑容讓Peter有種其實對於分開這件事感到強烈不安的,並不是他看不見也聽不到的好友,而是Punisher的錯覺。

                                                                                                          TBC

【Spideydevil】天使,惡魔,團子(短篇,完)

文章發想於 @瞌睡菌 的圖片。

這張:http://keshuijun.lofter.com/post/1db6746b_f49f100

和這張:http://keshuijun.lofter.com/post/1db6746b_f2cf94c

再次謝謝瞌睡菌>w<

----------------------------------------------------------------------------

DD是隻沒有翅膀的惡魔團子。

其他惡魔團子們都有翅膀,所以他們認為DD是殘缺的,因此,他們不和DD做朋友。

 

Matt是個沒有翅膀的惡魔。

他分配到的團子和他一樣沒有翅膀,其他的惡魔和惡魔的團子們都有翅膀。

但是Matt不介意,他拾起Bully club,帶上DD,奔走於地獄廚房。

 

一天,DD的尾巴沒有纏繞好Matt口袋裡的拉線,打鬥中落了出來,Matt專注在打鬥中,沒有注意到DD。

DD落在了地獄廚房裡的暗巷。

DD沒有翅膀,沒辦法飛回家、DD也沒有朋友,沒有團子能幫助他;但他不介意,一蹦一跳的要回到Matt的公寓。

 

沒有翅膀的DD很快的就疲倦了,他停下來在角落休息。

忽然,DD的尾巴傳來了奇怪的觸感。

DD的尾巴被一隻好奇的紅藍配色團子咬住了。

如果不是看見對方背後的那雙翅膀,DD甚致無法認出那是隻天使團子。

紅藍天使團子向他道了個歉,他只是看見了奇怪的紅色愛心尾巴就好奇的飛過去了。

DD向紅藍天使團子表示沒關係,然後就繼續了他的歸程。

 

只是天使團子沒有離開,而是飛在他的身邊和他聊聊天,並且說了幾個冷笑話。

DD沒有和其他團子們說過話,聊天對他來說是個新體驗,而DD喜歡這個體驗,即使因為和沉默的Matt待久了,所以在聽著天使團子說了很多,真的很多之後,他通常只能不善言語的給與幾個短回應,但是天使團子看起來不怎麼在意的樣子,太好了。

 

在天使團子的陪伴下,DD又走過了幾個街區,但距離Matt居住的那個公寓還是十分遙遠,所以DD又找了個角落停下來休息。

天使團子見狀停下了原本的話題,不解的問了他一些問題。

天使團子在得到回答後嚇了一跳,說他以為DD和他一樣只是出來愰愰,沒想到是這樣的情形。

天使團子說或許他可以幫上他的忙,他給了DD一個提議:讓可以飛的他帶他回家。

DD猶豫了下,接受了。

 

可是天使團子要怎麼帶他回家?

再次被咬住尾巴的DD得到了答案。

「凡事都是有代價的」Matt常常這麼說,所以即使他真的真的真~~~的很討厭其他人碰他的尾巴,他還是讓天使團子咬住尾巴帶他回家。

 

回到家時,正在縫合大腿上的傷口的Matt鬆了一大口氣。

「想說把腳處理一下就出去找你的……」手臂順流而下的鮮血讓咬住尾巴的天使團子嚇了一大跳,高度瞬間下降了許多。

Matt看見了這個,趕緊把他們接住。

 

紅藍天使團子,現在DD知道了他的名字──Spidey,在他們家住了下來。

Spidey說他的主人──天使Peter,不會介意他在外面玩幾天再回去的,這是他們都習以為常的事。

這也是為什麼DD醒來時,他的尾巴正難受的被Spidey壓在身下。

他向Matt求救,Matt小心翼翼的將熟睡的Spidey捧起來再放下。

DD將尾巴繞在Spidey的身旁後再次睡下。

 

早餐時,他和Spidey共享同一盤牛奶。

「你這個小傢伙意外地喝得不少呢……」Matt又補了一次牛奶,而Spidey開心的跳了跳。

 

「天啊!這幾天你都跑哪去了?我都以為你被惡魔抓走……了……!!!」看見自己的團子口裡咬著另一隻團子回到家裡時,Peter嚇了一跳。

「這是……惡魔團子?」Peter捧起了DD,左右端倪了了會「惡魔團子嗎……可是翅膀……」不確定的開口,畢竟對方少了惡魔最標誌性的肉翅。

DD有些難過,他以為Spidey口中的Peter不會介意這些。

或許他也會介意Matt是個缺翅膀的盲眼惡魔,這讓DD想離開。

可是Spidey緊咬著他的尾巴不讓他移動。

「你的翅膀是受過傷了嗎?那時一定很痛吧……」Peter接著說,並且從醫藥箱裡拿出了繃帶,替DD纏了幾圈,然後倒了盤牛奶給他們。

Peter自己也喝了幾口才把牛奶放回了冰箱。

這時等在門外的Matt按了門鈴;Spidey放下了牛奶飛到了門口,這個舉動讓Peter訝異,所以趕緊跟了過去打開了門。

 

惡魔都有著誘惑人的外表,在親眼見證後,Peter真心覺得這句話不假。

「Matthew Murdock,Devil of Hell's Kitchen.」

「……Peter……Peter Parker……額……Friendly Neighborhood?」

飛回牛奶旁的Spidey發現DD替他留下了大半的牛奶,所以開心的蹭了蹭DD。

 

被邀請入家門的Matt坐到沙發上後,替團子拆去了繃帶。

「那裡沒有傷口。」Matt說,拿下了墨鏡。

 

Peter的翅膀在被一隻輻射蜘蛛咬到後就不具飛行功能了,但是他有蛛網發射器。

他們聊著這些的時侯,Spidey正帶著DD參觀著Peter和他的家。

 

「抱歉,No rest for the wicked.」當Matt要從窗戶離開時,Peter再一次強烈感受到惡魔外貌的危險性。

 

縫合著傷口的Matt「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小翅膀。

Spidey貼心的等他處理完身上的狼狽後才把小小的紙條帶給他。

Matt給了Spidey一個笑容,拍了拍他後,讓Spidey飛回去了。

 

這周Matt的生活裡少了隻團子。

 

下一次Matt到Peter家作客並要離開時,Spidey含住了DD的尾巴,Matt戳了戳Spidey,露出了一個讓Peter感覺臉紅心跳的笑容,然後DD就又在他們家待了一個禮拜。

 

他們沒有料想到再次見到Matt時,會是這個情況。

Spidey指引Peter把血流不止的Matt搬回了Matt的公寓裡。

Peter在DD的幫忙下找到了Matt的醫藥箱,兩隻團子都幫忙著他。

直到替對方包紮好後,Peter才意識到Matt現在正全裸的躺在自己眼前。

趕緊替Matt蓋上棉被,惡魔真的好危險。

 

Matt的家裡有充足的牛奶;Peter為了照顧Matt已經餓了一餐,所以和團子們一起喝掉一整盒是合理的。

當Matt詢問時,不需要透過心跳聲就可以知道天使男孩在說謊,但是Matt沒有揭穿男孩的打算。

他只是請男孩打開第二盒牛奶並倒給不好下床走動的他一杯,而不出意外的,Matt聽見Peter在收回冰箱前偷喝了幾口;Spidey也分了一杯羹。

 

這周Matt的生活裡多了隻天使團子,以及一隻天使。

 

當Matt終於能起床並為他們準備一次不是只有牛奶的早餐時,在豐盛的餐桌前,天使男孩羞紅著臉親吻了他,Matt沒有感到很意外,因為男孩想要這個吻很久了;而這次又快了一個小節的心跳聲讓男孩勇敢地做出了行動。

「抱……抱歉!我……我……這……可以嗎?」男孩支支吾吾的開口,Matt猜想如果現在自己看得見,男孩一定好看極了。

「可以。」想像著那樣美麗的畫面,Matt回答,而耳邊傳來男孩的心跳聲跳得更快了。

 

                                                                                                      完

加映:

Spidey也喜歡親親,他和天使男孩吻起來都是牛奶的味道。

Matt喜歡這個味道。

 

只是DD有時會抗議。

Peter偶爾會吃醋。

---------------------------------------------------------------------------

瞌睡菌的圖片真的太~~~可愛啦!看著看著手滑就打出了這篇,好險對方不介意我看見黑影就開槍的行為,呼~(大大人真好>///<)

BTW,寫團子們時,因為想塑造出可愛的畫面感,所以團子們沒有「」的對話框,只有主人們才有──Rashi寫這篇文章時的小小創作理念OWO

而:「那裡沒有傷口。」Matt說,拿下了墨鏡。則是Rashi整篇文章中屬一屬二喜歡的地方喔( ´▽` )ノ

【罰D】The Real Threat (三)

DD是手合會首領的設定。

參考影域,大概就是(戀愛的力量戰勝了The Beast,然後)DD成功將手合會的力量用在了善的方面。

-------------------------------------------------------------------------------

(三)

成功的話,他們可以把出門約會的時間改晚一些。

檜木浴缸大概是唯一一件通過他認可的家具,Matt喜歡它們的味道,而且可以放鬆。

「認真的,下次回來時,不要那樣看著我。」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筋疲力竭小惡魔抗議。

「其實你看不見對吧?」自己不以為然的回應;原本支撐在對方腰上的手順著脖頸劃過完美的肌肉線條。

經過腰部時,引起了對方身體的小小顫慄。

「當然沒有辦法,那是一種……一種本能,當Beast放進我的身體後,這種本能會更加靈敏。」在頸側留另下一個完美的痕跡。

「那也是我的本能,Red……我告訴過你你總能引起我最本能的那塊……」再一個。

聽到自己的回話後,Matt放棄似地將額頭靠到自己的肩膀上「不……Frank……不……」炙熱的溫度讓他不用看也知道他的Red變得更加地紅色。

「你知道我們有幾個月沒見了嗎?」埋進他的肩膀裡,聲音聽起來有些悶悶的。

「我知道,Red……我知道……」用臉頰磨蹭著對方濕漉漉的髮絲,他安撫著對方心中焦躁不安的那塊;他們真的太久沒有好好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了。

靜靜地依偎著彼此,享受難得共處的時光。

直到Matt開口打破寧靜「你還是在用那種眼神看我……」並將他們之間拉出小小的縫隙。

「我說過那很有效……」勾起嘴角,用嘴唇將他們之間的距離再次回歸到零。

 

他讓他們都又經歷了幾次性//高//潮才放他的小惡魔走出浴室。

精疲力盡的小惡魔走出浴室外就把自己摔進了床裡。

「God……」Matt低吟。裸//露的肌膚和絲質的床鋪接觸,舒適的讓Matt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自己埋在裡面,再也不接觸別的。

坐到床邊,下陷將慵懶的小貓稍微帶回自己身邊,他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這個除外,補充,Matt。

Matt忽然拉住他的手帶他來到他的臉部,然後用他的方式引導自己將對方的臉摸過一遍……

「你在怕什麼?」注意到自己稍微上提的力道,Matt問。

好問題,他在怕什麼……

對方的臉並不會被自己手上那些因為長期握槍而生成的繭刮花。

可是這不一樣。「沒什麼。」想抽回手,卻被阻止。

Matt堅定的盯著自己,而在那樣的眼神下,他不自在地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鬆下所有施加在手部的力道「呼……Red……固執流淌在你的血液裡……」全部交由對方掌控。

「哼哼……」看來Matt把這個當作讚美收下了,唉……

繼續的描繪著Matt的臉;他沒有閉上眼,一方面是因為他摸不出個所以然,一方面是因為他看的見,他看的見Matt的表情隨著自己的手部移動而變化著。

說來奇怪,但是他真的快弄不清楚現在到底是誰在摸著誰了。

他的注意力不在撫摸著的手上,但是對方呢?對方是否用著那些過度敏感的肌膚從他的手中讀出了些什麼?是他殺過的人的鮮血?是他使用過的火藥粉種類?還會是……

特殊的盲人體驗經驗止於Matt滿意的在自己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滿意了?」被允許拿回自主權的手輕輕地在對方的臉頰上摩娑。

Matt搖了搖頭,回答了一個讓自己幾乎可以融化在裡面的答案「只是累了……」

所以他微笑著躺下,把Matt攬進懷裡,用脣貼上對方的額頭讓Matt也能好好的感受到它的弧度和熱度。

「那麼好好休息。」捉住了往自己臉上摸去的手指,他幾乎早就習慣了這個,在經過唇邊時,還不忘輕舔挑逗。

待到盲人戀人經驗也體驗完畢,自找的唾液還殘留在嘴角,Matt卻滿足的像是隻吃飽睡飽的小狗崽。

幸好他還沒有忘記他的小狗崽已經累垮的事實,所以在Matt闔上眼睛沉沉睡去的時候,他調整了一個能讓對方睡在最喜歡的心跳聲裡的姿勢。

「午安,Red。」他輕語。「I amhome.」

                                                                                                       TBC

-----------------------------------------------------------------------------

這段比較偏劇;至少我這麼覺得啦...... DD和罰叔的個性都還在抓OwO,然後這篇的存稿見底啦~卡稿卡的嚴重地不得了(QAQ)。

愛心、藍手和評論是Rashi最大的創作動力喔~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2)

 (二)

「在救援隊找到我們之前,我們至少必須在這個無人島上待個兩三天。」

在Peter用著蛛蛛絲盪過整個環境並確定他們位於無人島之後,Frank結論的說。

「食物和庇護所是不可或缺的,礙於時間問題,食物……」Frank別有意味的看向了Deadpool。

「即使這篇文章的作者努力地想把你寫的男友力爆表、人見人愛,我的心依然是只屬於小蜘蛛的!」Wade雙手護胸,胡言亂語。

「……Parker,晚餐……你不介意吧……」因為Wade的舉動Frank斬釘截鐵的說。

「請,其實我也一直想試試看世界各地各種肉類的味道。」鑒於Wade是自找的,而且在場的人都互相知曉身份,所以Peter認為自己擁有嘴炮的權利。

「不~親愛的,你怎麼可以倒戈~我們不是該……」

「這裡並不是搭營的好地點,Parker,帶上用得到的東西,我們必須快點行動了。」沒有理會Wade的各種嘈雜,Frank隨手撿起了一塊地上的殘骸做為小刀,再蒐集了些他覺得用得到的物品;用飛機上提供的毯子打包起來,最後替Matt拾起了他的盲人杖,讓Matt拉著自己的衣角,往無人島中的叢林走去。

「等等!我們在無人島!而你們要吃我!為了人權,哥可以有自己的Wilson對吧?拜託有了Wilson哥什麼都給你們!擁有一隻Wilson是哥畢生的夢想!」在四人隊伍要前行時,原本採取不合作抗議的Wade忽然改變了心意。

碰!

什麼物體摔到地上的聲音。

顯然Punisher沒有時間去管Wade先生的夢想。

Peter此時此刻特別能明白罪犯們為何對於Punisher這個名詞如此聞風喪膽了;因為即使是最不起眼的東西拿在Frank手上都可以瞬間變成殺人利器。

「畢生,你現在可以換一個了。」Frank淡淡的開口。

「Frank?發生了什麼嗎?」因為Frank大動作的移動而感覺到異狀的Matt開口「Pete你要不要檢查一下Wade,我可以在空氣中嗅出他血液的味道。」看不見的Matt語氣中帶著擔憂。

「放心,Red,他沒事的,如果你可以聽見你或許還會知道他剛才成就了他畢生的夢想。」Frank在情緒有些緊繃的盲人律師額頭上輕輕落下安撫的一吻然後柔聲解釋——彷彿Matt還有辦法聽見一般。

「哼哼……沒事就好。」Matt露出了一個放心的笑容。

而不知道為什麼Peter覺得Matt或許知道Frank剛才對Wade做了些壞事。

                                                                                                    TBC

--------------------------------------------------------------------------

Wilson來自電影Cast Away,雖然覺得真得不需要,但還是補充。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1)

標題作為倒裝強調或是問句都可以。


關於罰叔和DD的個性,同時參考電視劇和漫畫。

----------------------------------------------------------------------------

(一)

真的假的?在一陣混亂的暈眩後,終於回過神的Peter看著仍有部分殘骸在燃燒的飛機,不敢置信的想。

 

一切的開頭始於Parker工業在中國的一場會議,在知道必須親自參加後,Peter好意的約了對門的無懼之人Matt Murdock一起去辦公順帶觀光,對方在婉拒後,卻因為Punisher的一句「Red,你還欠我一次約會。」因此請黑豹代地獄廚房的班,一起踏上旅程。

而Wade,只要小蜘蛛在,誰都沒辦法阻止他跟上來……

 

所以這成了他們四個人在搭乘專機時,遇到飛機失事的原因。

「Parker Luck的最終版本,我早該猜到這個的對嗎?」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些糟糕事,Peter很早就開始在學習著適應它們了,但是這並不代表當他遇到這類事情時,能不再大驚小怪。

「喔~哥的小蜘蛛醒了\(^o^)/,哥好擔心你喔,來,給哥一個kiss。」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這個……瞇起了眼睛,使力推開已經把嘴唇擅自貼上自己臉頰的Wade,Peter開始尋找另外兩個罹難者。

不遠處,看見用整個身體來護住Matt的Frank,他在Peter和Wade的對話中轉醒。

「God……」對方醒來的第一件事,理所當然的也是問候一下上帝,但是看見自己懷裡躺著的人時立刻清醒「Matt!Matt!Murdock!」Matt沒有反應。

Peter和Wade加快了腳步。

兩人趕到Matt身邊時Frank正在確認他的生命跡象。

Frank緊繃著嘴角「Matt還在昏迷中。」冷靜卻能讓人感受到威脅的語氣。

「你們去看看還有沒有生還者。」Frank簡明扼要的說,語氣中帶著不容置喙的壓力。

Peter帶著巨大的歉疚感,即使很擔心,卻仍什麼也沒有問出口就留兩人在原地,依著Frank的指示行動。

 

「不……」在看見副駕駛那血肉模糊的屍塊時,Peter簡直不忍直視。

「旁邊這個大概就是駕駛員了……喔~能認出來的我真是好棒棒!小蜘蛛……小蜘蛛?」坐在旁邊一臉輕鬆的Wade開口。

我想你的語氣惹火他了,黑框框提醒著Wade。

「他現在最需要的是哥一個大大的擁抱!」Wade安靜了下來,把小身板抱進懷裡。

Peter不知道死亡對於Wade來說是些什麼,但是這對他來說,遭透了。

「不是哥在說,你知道嗎?在官方爸爸的設定裡,那隻紅惡魔的壞運氣比你的ParkerLuck更糟,所以他們的死或許……」

「Matt!Matt!你能聽見嗎?Matt!」遠方傳來的聲音打斷了Wade的話;Peter感謝Wade沒有機會把那些話說完,他知道Wade試圖在安慰他但是這並不是他會接受的方式。

「Matt!Matt!」循著聲音回到Frank和Matt的所在地,感謝上帝,Matt已經清醒過來了,只是Frank那幾乎可以吼破正常人耳膜的音量讓他們都發現了Matt的異常。

紅褐色的鏡片早已不知道被甩到哪裡,混濁的天藍中透著無知和困惑。

「Fr……Frank……是……是你對嗎?」Matt開口尋問,同時伸出了慣用手,左手,往空氣中探去。

可是Frank位在Matt的右邊。

Frank毫不猶豫的移到了Matt的左方,並拉過對方的手,往自己的臉上貼去。

Matt露出了笑容,溫柔的足夠化開Punisher的那種。

「剛才的混亂可能讓我的感觀們超載了,我聽不見,也沒辦法『看』了。」Peter不知道為什麼Matt有辦法如此清描淡寫的敘述這件事。

「那沒事,Red。」Frank抱住了Matt,聲音複雜的讓人難受。

「喔~Spidey~真是羅曼蒂克的一幕~我的抱抱在哪裡?」Wade看著眼前的場景,十指交叉置於下巴上,羨慕的說。

「在這裡!」提高了八度,Wade還是撲上了Peter。

                                                                                                 TBC

----------------------------------------------------------------------------

整篇都是在學校上課時,用手機打出來的(OWO),再加上罰D和Spideypool這兩對CP對我而言都還是在努力的階段,So if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歡迎提醒,並請多多見諒。

 歡迎到罰D群找我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