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shi

復聯科學組Tony X Bruce愛好者之一
最近迷上Daredevil,求同好中~

只是想讓歸檔裡充滿科學組和DD而已OWO

會在科學組以及罰D的QQ群中出現~

其餘愛好放於社團Lof:TBC們要做嗎?:超蝙,Transformers,Arashi嵐,銀魂,unlight......

【Daniel/Dylan】I want to see you(3)

最喜歡的科學組終於出場~

----------------------------------------------------------------------------

(三)

在Bruce示意放過自己之後,Daniel立刻奔向了Dylan的身邊。

對方安心放鬆的睡顏對Daniel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他簡直無法克制自己不冒著可能會吵醒對方的風險去碰觸對方。

AO間具有的特殊連結讓Daniel平靜了下來,光是能夠觸碰著Dylan,幾天累積下來的焦躁和不安都不可思議地消失了。

謹慎小心的在Omega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動作輕柔虔誠的像是在做什麼神聖的事一般。

完成動作後的Daniel深深地吐了一口氣,然後跪坐在沙發和客廳桌几間狹小的空間。

那不是一個稱職的Alpha該讓Omega去承擔的生活重量;Daniel為眼前的人如此疲倦的樣子而對自己感到氣憤和挫折;如果整份計畫沒有出錯的話,四騎士會在Dylan發情期的前一天結束任務,但事實是,他們搞砸了一切,Dylan不但在發/情/期時吃著他最討厭的抑制劑來澳門拯救被逼到絕路的他們,還差點被淹死在海裡。

「對不起……」事情被自己糟糕的控制慾給搞砸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這次可是攸關自己Omega的性命!一個Alpha到底有多差勁才能失職成這樣?

「嗚嗯……」自責和悔恨在看見Dylan因擁擠的沙發而發出不舒服的夢/囈時,暫時地被拋開到一邊,他小心翼翼的扶起熟睡的Omega,這次少了濕沉的布料以及害怕隨時會失去對方的恐慌感,動作簡單了許多。

復仇者標誌的對面就是撲克牌,Daniel推開了門;書桌、床、幾樣必要的家具,除了桌上攤著的計畫紙疊以外意外的乾淨整潔。

替對方脫去西裝外套並把領帶隨意的甩到了床頭櫃上,Daniel把自己也擠上了對方的單人床──和救起Dylan那天時一樣──擁著自己的Omega,終於能安心地闔上了眼睛。

 

早上醒來時,身旁好聞的Omega氣息已經消失了,而這讓床上的Daniel焦慮地一秒鐘也待不下。

尋著信息素走出了房間,Omega兄弟正肩併著肩坐在沙發裡吃早餐看電視。

「今天Bruce負責早餐,在冷凍庫裡。」看見自己的Alpha,彷彿還未脫離睡夢中的Dylan提醒後就將眼神擺回了電視上。

從那樣的語氣中Daniel聽不出任何情緒,所以只好遵從命令地打開冰箱,而映入眼簾的是……一盒盒的Häagen Dazs冰淇淋?

不敢置信地隔著吧檯看向了沙發上兩人;神態自若的解決著冰品的兄弟倆沒有要把目光從電視上移開的意思,所以Daniel只好乖乖地從裡面拿出了盒皇家奶茶的,然後輕手輕腳的坐到了Dylan的身邊。

現在他也成了沙發馬鈴薯的一員了,與其說是在看電視不如說是在放空的Omega

兄弟們對於他的存在沒有任何的排斥,吃著咖啡口味的Dylan甚至不時地會往他這邊挖一口換換口味,氣氛平和地讓Daniel不確定這究竟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還是Dylan真的不在意。

門鈴聲無預警地響起,同時響起的大概還有Dylan體內的兄控警鈴,Daniel很久沒有在自己的Omega身邊感受到如此銳利的信息素了。

「早安,Brucie~」Bruce手上的錶投影出了Tony Stark在門前等待的影像,Daniel這時才感受到自己的戀人,他的哥哥是個復仇者的真實感。

「照顧好自己,Dylan。」Bruce在Dylan的額頭上輕輕一吻,而自家Omega像是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回了對方一句「你也是。」就目送Bruce離開了。

 

「又是冰淇淋?」親暱的蹭/了/蹭/腺/體所在的脖頸,Tony一直對自己戀人在逃亡中染上的一些奇特異國習慣感到憐愛又無奈。

自己Alpha的信息素傳入鼻腔受器,Bruce感覺到安心的放鬆了身體,在對方的擁抱中點了點頭;體溫微微升高。

「Dylan絕對會介意我在這裡探討它的口味對嗎?」拉開距離,Tony用手輕撫了Bruce的臉頰取代原本的kiss。

「他會的。」Bruce露出了笑容,自己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你知道嗎?我想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啟動引擎之後Tony轉頭開口,按下了自動駕駛之後就往自己的Omega身上欺去。

 

藍莓的,當然是藍莓的。

                                                                                                 TBC

----------------------------------------------------------------------------

話說這篇極有可能變成坑......(誰來替Rashi打個氣......)

【DDIF】Immortal Iron Fist(短篇,完)

Iron Fist x Daredvil的突發,電視劇Defenders混DD漫畫劇情,十分建議看完Defenders(Netflix)、Daredevil影域後再食用,OOC可能有、時間線重組有,接受再往下。

-------------------------------------------------------------------------

Danny戀愛了。

當他見到Devil of Hell’s kitchen的真面目時,加快的心跳喚醒了在崑崙長大時都沒有體會過的感受。

那時的他,對於Stick向他解釋的一切感到訝異,所以對於這個特殊的感受並沒有多加注意,對於對方可以說是自己的師兄或是前輩的存在,他把對於愛情和親情的歸屬感都混在一起了,他唯一記得的,就是見到Matt時,有種想和對方一直待在一起的感覺。

他是不朽的鐵拳俠,而Matt是侍奉鐵拳的組織Chaste的一員,所以,把Matt留在身邊是理所當然地吧?

Matt的職業是律師,而且現在的他好像還沒有屬於任何事務所,等到Midland Circle的事情結束後,他要以Rand企業CEO的身分邀請對方,這樣他們可以花很多時間在一起,Matt可以陪他練拳,自從離開崑崙之後,除了Colleen,很少有人能陪他練習了。

太好了,只要等事件結束,他就能和Matt在一起了。

 

這太過分了,這明明是屬於他的戰鬥,為什麼所有人都阻止他參與。

甚至就連最應該支持他的Matt都打算拋下他!(他不想提Stick,那個斷手的瘋老頭甚至想殺了他!)

醒來時Matt和Jessica據說一起離開了,這個想法讓他更想努力的掙開繩子, Luke過來說了些他和Jessica之間的事,讓自己對於這部分不用太擔心。

「別太搶風頭,Murdock不太像是會吃這套的人。」Luke拍了拍他的肩膀,提出想法。

「什麼意思?」他困惑的問,Luke用了奇怪的眼神看向他,皺了下眉頭後,就轉身找空間裡的另一人聊天了。

 

事件過後,當他和已經變成哥兒們的Luke提起這件事時,坐在一旁的Jessica翻了一個再鄙視不過的白眼給他。

「管你是在假裝自己沒睡著還是隨便你們怎麼稱呼的冥想;當你腦袋空閒的時候,沒理由地不斷重複想到一個人,要馬他欠了你祖宗八代的債、要馬你就是愛上他了,不要告訴我你現在還沒有弄清楚你對Devil of Hell’s kitchen的感情是哪個。」

「Jessi……」

「為了神,他也該知道這個了,他早該在那貨還活著時就知道了好嗎!崑崙八成沒教過任何跟性別有關的東西,賭一打啤酒。」

Luke和Jessica的聲音被他隔絕在外,他陷入了困惑中……

他愛上了……Matt嗎?

 

天啊!他愛上Matt了。

而且到現在都還喜歡著對方。

 

Foggy和Karen都是很和善的人,願意和他分享許多關於Matt的事。

而對於發現了自己喜歡著Matt的事實,兩人都十分好心的刻意避過不談這些;關於Matt的死亡,兩個人總是告訴他許多「也許」。

 

也許Matt還在等那個愛他的人出現。

關於Matt奇蹟似的存活,釋懷之後的Foggy總是開玩笑地這麼對著Matt和他說。

而為此話感到滿臉通紅的他們總是會聽見Jessica的乾嘔。

 

對於工作那塊,Matt沒有讓自己插手。

接著許多一開始懷有的天真的想法都一一的幻滅;Matt沒有辦法和他一直待在一起──這就是現實。

 

他也是能實際的生活的,綁起頭巾,和Luke一起做Heros for Hire工作的他證明。

即使不能和Matt一直在一起,他可以找很多理由約Matt出去約會、和Daredevil一起合作。

工作那塊Matt不讓他插手,但是Matt的家具在他一次次慢慢的更換下,幾乎每一個都可以讓Matt在裡面好好放鬆。

「頂樓公寓加上頂級家具,Murdock作為一個地獄廚房的小律師,你可以更奢侈。」跟著幫忙搬家具的Luke一起上樓的Jessica從冰箱裡順手的拿出啤酒,坐到了「天啊!Murdock!WTF!」讓最「能言善道」的Jessica都不知道該怎麼評論的高級訂製絲質沙發上。

被Danny攬著腰的Matt表示無辜的聳聳肩,上一次夜巡回來,失血過多的他直接躺在沙發上,隔天來探傷的Foggy、Karen、Danny一致通過要換下那個不知道被漂洗過多少次的,據能看見的他們都覺得太糟糕了的沙發,而Jessica成了驗收的那個。

 

Shadowland,Matt的選擇,Danny仍然記得當初Matt趕走他時,心臟那由內而外傳出的痛處。

所以當他知道是Hand的Beast佔據了Matt的身體時、當他知道Matt正迷失在他的身體離時,全身的氣都集中到了他的拳頭中;他是不朽的鐵拳俠,他的畢身敵人Hand正侵占了他愛人的身體。

 

沒有人有看見Matt的屍體,不管是Foggy、Elektra、Spiderman、Ben Urich、月光騎士、Punisher都沒有Matt的消息。

但是地獄廚房需要有人看照。

Luke否決了他再次穿上Matt制服的想法,即使他也知道此時非彼時,但是拋棄Matt用血和生命去拚搏的地獄廚房……

所以當他在地獄廚房看見熟悉的黑影和尖角時,他立刻追了上去。

即使對方一語不發的沉默也好,只要確定Matt還……

「Black panther?」預料之外的人出現在他和Luke面前。

「現在,這理由我掌管。」

 

Luke在「Devil’s kitchen」裡除了提出幫助以外,為了Danny,他還是向那位非常想送客的前國王問了Matt的去向。

Danny在知道Matt至少確定是活下來後,整個人氣色好多了。

 

他繼續一點點的汰換著Matt的家具,大件的換完了就換小件的,小件的換完了,就替對方的家裡增點小擺飾。

 

直到有一天,他看見了那個朝思暮想的人躺在了那個被Jessica問候過的沙發,手中研究著幾個他添上的龍雕刻擺飾。

「好久不見,Danny。」停下了手中的動作,Matt轉頭看著他開口。

「好……好久不見。」他回應,這次,他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加快的心跳上。

 

                                                               完

----------------------------------------------------------------------------

大概是紅茶宴一直的大力安利我DD的拉朗,再加上Defenders的開播以及最近翻了更多影域時期的漫畫,所以在看見Black Panther theman without fear裡的Danny以及Luke那副像是來替好友向Black Panther探聽消息的逼格樣,就生出了這篇突發。

 

寫完後被紅茶宴說很流水帳,說看起來沒有萌點,但是我覺得還好呀TwT

覺得Danny本身就很可愛,很有萌點了阿OWO(有些人說覺得劇的Fist有點屁孩,但我覺得Danny孩子的有點可愛OWO~,Ex:見到人就開口閉口我是Immortal Iron Fist讓大家都黑人問號臉XDDD)

就著那樣的Danny寫了這篇:喜歡一個人就想一直和對方在一起、自己戀愛了卻是所有人中最晚發現的、明明說要過的實際點卻是綁上頭巾去做Heros for Hire、尊重Matty的選擇,但是還是想讓對方過的好一些、喜歡所有跟龍有關的東西……

不過如果看文章時不能直接連想對應到的故事線確實會看得很辛苦的樣子……

 是這對CP的新手,所以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告訴我。


【罰D】Where were you?(短篇,完)

含劇透!尚未看完Marvel The Defenders者勿入!

一個關於Defenders的罰叔預告的故事。

全文字版隨緣居: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5598-1-1.html

全文字版Blog:【罰D】Where were you?

Yup!原本的被屏蔽了。

----------------------------------------------------------------------------


「噹──」

還是那麼地好預測。

 

當他順著線索來到拷問出來的倉庫時,那些分裝好並準備運輸到城市各處的毒品還大喇喇地癱在地上。

「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俐落的兩槍都爆頭,上膛時他看著那些竄逃的毒販們對著空氣嘲戲地問。

「噹──」許久不見的紅色棍子擊落手中的槍,然後那麼好預測地又是燈光;本來就昏暗的倉庫被惡魔弄得聚光燈似的一盞白光落在自己身上,近身戰解決掉幾個飛蛾撲火的;然後就是那只紅惡魔站在自己身邊。

「Back on duty,Hum?」接過難得被完好歸還的槍枝,他挑眉看著不知為何又穿上戲服的人,好奇是什麼又讓這隻惡魔出來站崗。

預想中的「不許殺人」沒有入耳,取而代之的「保護好自己。」讓他翻到一半的眼球困惑又訝異地回歸,死死的定在對方的面罩上盯著對方。

「發生了什麼?」他皺眉,想想讓這個頑固的小紅破戒一定是有該死重大原因的,而且開頭的那句弔詭的讓他渾身不對勁。

「我沒有太多時間解釋,事實上我必須走了。」Matt給了一個讓他在結束時只能說出WTF的,完全不能滿足他的輕吻,然後就消失在黑暗中。

遠方被打開的倉庫門,亮光中,那對顯目的惡魔角已經消失了,空間中只剩下盲人杖匆忙的踢噠聲和一句來自胖律師不可置信地「那裡面是Frank?!」

「是的,還有No killing!」小紅最後朝著倉庫喊。

 

然後就真的什麼都沒剩下了。

 

幾天過後,Karen的一通電話讓Frank扯出了一個自嘲的笑容;他以為他的心已經死了很久,但……

「也許……也許……」Karen哽咽的聲音和從電話中都能聽出逞強的語氣讓他留了一句「神會保護信者免於苦難」才掛斷電話。

而現在,站在教堂前來回踱步的他連自嘲的從容都沒有了。

「進去的話就好像承認他真的永遠離開我們了。」轉過頭,Nelson看著眼前的建築物、身後站著的是Karen。

三個人坐在空蕩蕩的殿堂裡,Karen和Nelson先後的去點了蠟燭,但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

再也無法忍住悲傷的Karen最先走了,然後是Nelson,照他的說法後天的法庭沒有留給他太多時間。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你是天主教徒嗎?」教堂裡的神父陪他坐了一會,在燭光中開口。

他轉頭訝異地看向了神父,張開口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直到許久過後,他才能艱難地說出答案。「……Once.」

「Ah……So was Matthew……」

神父輕嘆,點上了蠟燭後離開了。

 

離開時,總是會不自覺抽動的右手在他拾起點火棒時再次提醒了他……

Once.

 

他把Matt的公寓租了下來;和房東說是對方的朋友後房東也沒有對於他代替盲人律師繳錢的行為有什麼懷疑。

他沒有在那裡住下,就是和往常一樣偶爾去那裡溜溜,整個空間的擺設和前主人離開時是完全相同的;沒來得及收進去的戲服箱仍空蕩蕩的開在那裡,每次在沙發小睡醒來時,第一個入眼的總是它,空蕩蕩的它。

空蕩蕩的他。

 

如果他是信仰者,誠實以告,是他一直去捕捉那個箱子,如果他是信仰者,天真地滿懷希望,他相信那個箱子總有一天會再被填滿。

但他只曾經是。

 

當他沒有在教堂外看見那兩個熟悉的人影時,他自嘲地勾起了嘴角,然後逕自地走回了那棟公寓。

箱子仍是空蕩蕩的。

「喀嚓。」他替門上了鎖。

從此再也沒有踏入過那個空間。

 

在那之後他做過好幾次這樣的夢了,困惑地在絲質沙發上醒來,桌子上一成不變的擺設讓他明白這是Matt的公寓,而只要他一往箱子的方向看去,夢就會醒來。

久了,他也習慣了這樣的潛規則。

一樣地在絲質沙發上醒來,剛經歷完一場惡戰的他放縱自己在這個空間裡徘徊,老實說距離上次夢到這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在空間裡繞了繞,隨便地找事做。

這次的夢裡沒有武器可以讓他保養,摸摸鼻子他拿了本書窩回沙發。

Shit 盲文的。

把書丟到了一邊,他煩躁的抓了抓頭;沒有這些可以讓他分心的事,只把他丟在這空間中基本上是種折磨。

不要去想那個箱子、該死的不要去想,幾次將視線拉回,他走到臥室裡混了混。

或許就是這樣了,他憤恨地踢了踢牆角,或許今天這個空間沒有想讓他多待的意思,或許夢外面有一些讓他還不能休息下來的事;他走回了醒來的地方,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然後朝著再熟悉不過的方向睜開眼。

他看見的不是某個昏暗安全屋的天花板,而是箱子裡來不及整理的制服凌亂地和Billyclub以及面罩糾纏在一起。

「喀嚓──」解鎖的聲音傳來,他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猛地站起身要弄清楚狀況;然而一切卻在似乎要清晰起來時變得模糊,一陣暈眩將他帶回了沙發裡。

艱難地想要爬起身,但是卻無能為力。

「Frank,放鬆,Frank……」溫暖的手掌心按在他的胸口處,許久沒有見到的面容映在他用盡全身力氣不去闔上的雙眼。

「What the……」這是他唯一能再擠出來的。

「前幾天在橋下時你失血過多昏過去了,還記得嗎?」他應該要記得的,只是他現在管不著那個,在心裡默數了三秒,然後讓自己一個翻身落下沙發,將對方壓在身下,粗暴地親吻著。

Matt將手纏繞到他的背和腰,一邊回應著他的吻一邊安撫著他的情緒;直到他滿足後,對方才將自己扔回沙發上。

「Where were you?」他想起來了,幾天前的惡戰中,在他幾乎以為神也要證明他的錯誤時,「噹──」最意想不到的聲音響起,即使那次連他也陷入了意識的黑暗。

「也剛從崩落造成的多處骨折和挫傷中康復而已,這是一個長故事……」Matt語氣複雜地回,像是想要含糊地打混過去。

「Go to hell ,Explain to me now.」將對方緊抱在懷裡,滿足的他不滿足地開口。

                                                                End

--------------------------------------------------------------------------

當初看Defenders時,可是等罰叔等到天荒地老才知道被預告騙了,所以不寫個文來為自己平反一下一個不服氣。(Where were you?罰叔,這句也是要問你的!)

罰叔真的在Defenders裡有戲份,只是篇幅不夠和Foggy一起被刪了而已!你總不能讓罰叔也進警局裡和Karen抱一下嘛XD←Rashi最後就是這麼自我欺騙相信的。

Btw,真的覺得Matt的假死真的很難引起劇外的觀看者的共鳴,劇裡面的角色大家難過是一定的,但是劇外的大家都知道DDS3已經開拍了,那隻躺不久的_(:3」∠ )_

現在真的很好奇劇組要怎麼解釋Matt的存活,雖然再怎麼牽強Rashi都會最為腦殘粉邊吐槽邊吃下去的XDDD

再另外,覺得 Defenders裡安排Father Lantom那段真的有起到很好的作用,整個事件像是在呼應Lantom說的,神會指引你成為你該成為的人,即使Matty再怎麼跟內心做掙扎,這些事他都逃避不過的。

(然後被Elektra抱(掐)在懷裡的Matty不時閉眼喘氣享受的樣子好可口~)

文章裡面還夾了DD漫畫的梗,罰叔自首跑到監獄裡幫助對方(plus談情說愛)的官方糖是一定要塞的(σ°∀°)σ..:*☆


【罰D】那些男友力超高也避不開的小事(ABO)

Alpha Frank /Omega Matt,ABO世界觀,Rashi最近壓力大到快瘋了,抒壓文,So If OOC見諒。

--------------------------------------------------------------------------- 

當用橡膠彈擊暈最後一個可惡的惡棍,回頭卻沒有看見那隻小惡魔利用夜色虛張聲勢的站在自己身後時,Frank就知道是時候了。

「Babe,還好嗎?」風風火火的走到了扶著牆壁好支撐自己重量的Matt身邊,果不其然的,香甜的奶油香撲面而來。

「哈……哈……哈……」或許是因為還在適應身體的巨大變化,喘著粗氣的Matt並沒有回應他,而Frank像是早就料到似的,熟悉的將Matt拉到自己面前,伸手替Matt摘去小惡魔面罩,使之鬆鬆垮垮的垂在Matt身後,讓Matt的呼吸能更加不受束縛。

「Frank……」從聲音就可以聽出他現在不怎麼好受的Matt求助似的開口,然後向前傾,整個人靠在了Frank的身上。

因為Alpha貼心的舉動而使得臉部肌膚足以露出,Matt十分樂意地接過了對方的善意,利用那些裸露出的部分使勁地貼上Frank的肌膚,一蹭再蹭。

Omega腺體莫約就在自己嘴邊幾公分處,Frank重重的吞嚥下了唾液才能忍住直接侵略性的咬上的衝動;對方因為信任而做出的淘氣舉動就像是在誘惑自己一樣。

想要更多,意識已經開始有些模糊的Matt想,然後環抱在Frank身後的手俐落的脫去了手套,體溫略高的手不安分的從骷髏頭凱夫拉下鑽入。

「嘿!Puppy,這裡可不是遊樂園(Playground)。」回應Matt動作的是Frank輕拍在Matt屁股上的小提醒。

「唔嗯……」Matt發出誘人的呻吟,然後抬起頭……

在這裡必須等等!Frank忽然意識到了危機──他必須在Matt轉過頭露出他的狗狗眼以前搶得先機。

「Babe讓我們回家再繼續……」將Matt的頭壓回自己的頸肩,Frank用手托住了Matt的屁股,讓對方像是隻無尾熊一樣纏在自己身上,然後帶著對方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Matt當然一點也不安分,不管是強辯還是利誘,Matt幾乎把他身為優秀律師的口才都用出來了。

「Fuck me,Frank,Please.Fuck me.」Omega再一次請求,而這次直白露骨的請求讓自制力甚佳的Frank再也無法壓抑本能,直接把Matt拖進一個小巷子裡,壓在牆壁邊準備把不安分的小狗狗教訓一頓。。

這可是你自找的Red,不知道給過對方多少次機會的Frank不再在乎的想。

「Frank……不……不要在這裡……」才剛欲脫下礙事的衣物,就聽見Matt求饒。

是誰一直逼迫他這麼做的?Frank無奈的停下了在動作著的手,抬頭看向Matt。

「好……好痛……」眼角帶著淚滴的狗狗眼攻勢,Frank再怎麼被對方弄得「性致」高昂,也無法抵抗這個。

深吐口氣去掉慾望,原來凹凸不平的牆壁是元凶「乖,我們不在這裡做好嗎?回家?」如同自己一開始提議的那樣。

小狗狗乖乖的點了點頭。

Fuck you,Red.

                                                                         TBC orEnd?

----------------------------------------------------------------------------

寫這篇時是什麼壓力有點忘記了,這篇一直因為不知道要不要寫後續而擺著沒發出來;而到底是End or TBC看多少人Ask好了OWO


然後跟文章無關的是:Marvel the Defenders八集全看完啦!!!大推!!!雖然身為罰D黨的那部分覺得有點失望,但是整部劇超超超好看的,其他心得放在Plurk上,歡迎找Rashi聊天~;然後如果有還沒看或是還沒看完劇的人,由衷地給你們一句:DD已經開拍第三季了。看片時不用太難過OWO


【Daniel/Dylan】I want to see you(2)

(二)

輕手輕腳的離開讓Dylan躺睡在沙發上,Bruce在對方的頭底下墊了一個抱枕讓對方能睡得更加舒適。

走到水槽漱掉了口中的苦味和辛辣味,Bruce慶信自己的血液能過濾掉任何一種安眠藥。關上水龍頭,他走到了玄關處,深吸了口氣後,打開了大門。

「……呃……Hello?」Daniel快速的將手中的開鎖工具收進了袖口,裝模作樣的從跪姿變成趴著「我剛剛在這附近掉了東西……你不會介意我在這附近找找的……對吧?」

表達的方式和Dylan一樣彆扭呢……Bruce看著眼前自己弟弟的Alpha戀人,覺得無奈又有些有趣地想。

「具體來說是掉了些什麼呢?」扶起了Daniel,Bruce帶著微笑地問。

「……」忽然,一滴滴的水珠落下,沾濕了Daniel的衣服也打斷了要出口的話。

「等等……」燈光開始閃爍,水珠暫停在Daniel身邊,「這個嗎?」在彷彿暫停的空間裡,Bruce亮出了手中的開鎖工具。

「你是?!」在Daniel詫異的同時,水滴又開始下墜。

Bruce隔著雨水挑眉看著Daniel。

「扶我起來的時候,當然了……你當然有機會這麼做了……」摸了摸空蕩蕩的袖子,控制狂喃喃自語。

「不管你掉了些什麼,棄需要幫助的落魄騎士於不顧,我會使家人蒙羞的。」把手中的物品交還給了Daniel,Bruce把一條厚重的溫熱濕毛巾丟到了對方頭上。「把自己擦乾點,不然明天換Dylan打掃時,他會不高興的。」

「什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砸了一臉毛巾的Daniel感覺自己被人從背後輕推了一下,而反應過來,並把毛巾取下時,他已經進入了屋內。

Daniel覺得自己被對方狠狠的來了個下馬威,但是鑒於Bruce是Dylan這個兄控最心愛的哥哥,再加上對方讓自己進入了自己從來沒有機會踏入的Dylan的私人空間,所以Daniel也不好跟對方爭辯些什麼,只能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地問「其他的我都能明白,只是那扇門……」他向受寵若驚的Jack學習了後有備而來的,而剛才他也已經成功的將彈子鎖全部對上,卻遲遲沒有成功。

「解開了鎖,卻沒打開門?」Bruce露出了笑容「還是鎖根本不在那裡?」Bruce走到了Daniel的身後,從大門中央的一個凹槽處拿出了一個鈕扣大小的晶片,而此時的Daniel也發現到把手的下方什麼東西都沒有。「障眼法,你知道是誰的主意。」Bruce聳了聳肩,看向了熟睡在沙發上的雙胞胎弟弟。

順著方向,Daniel也看見了躺在沙發上的Dylan,而在見到自己Omega的瞬間,所有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的想法都變成了要趕到對方身邊的衝動。

「在Dylan主動讓你進來之前,下不為例。」看見Daniel心急的樣子,Bruce覺得自己的警告也夠了,轉身離開客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而在闔上門之前,Bruce看見了Daniel在Dylan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吻;放心地將空間留給了AO兩人。

                                                                                                   TBC

-----------------------------------------------------------------------------

這段比預想中短了很多,因為本來關於門鎖那段,鎖頭是讓Bruce和Tony一起設計的超高科技門鎖,投入Bruce在文中回收的晶片扣以外還有一堆的東西要通過才行;Bruce會像自己的Alpha一樣自豪地把設備介紹一遍,把Daniel弄得一愣一愣的作為弟控的標準行為,然後才放對方通行,但是畢竟主要的內容還是要NYSM的這兩隻so就換掉了。

不過也因此少掉了一個原本會提及的設定:Dylan的晶片扣就是父親給他的那隻手錶的電池,每次經過門它就能被充電;Bruce特別設計給對方的OWO。

然後下一章會有科學組(*๓´╰╯`๓)♡

【Spideydevil】天使,惡魔,團子(番外)

一些在天使,惡魔,團子的本篇裡沒有提到但是讓Rashi手癢的要死的設定片段。

----------------------------------------------------------------------- 

(1-1)

Matt是在陌生的柔軟中甦醒的。

理清楚思緒,想起最近自己身邊多了隻小天使。

字面上的,小天使。(Peter是隻天使,看起來比自己小。)

DD率先的感應到了他的清醒,蹦跳著要靠近。

Spidey被身旁的動靜弄醒,開始尋找DD的身影。

最後,Spidey帶著DD飛到了Matt胸口。

 

看來自己昨天是嚇壞了這兩個小傢伙。

Spidey含著淚控訴著自己昨晚的惡行,連一向少言的DD都跟著附和了幾句。

「對不起嚇壞你們了……」

團子們蹭了蹭他的臉頰。

 

好不容易安撫好兩個小傢伙;另一個需要安撫的小傢伙就醒了。

「Spidey……別從早上就開始對DD喋喋不休啊……」Peter翻過身,睡眼惺忪中,朝著聲音的方向揉了揉兩個團子。

Peter再往團子附近摸了摸想要找到鬧鐘確定時間,卻遍尋不著。

「你和DD又把鬧鐘撞到哪裡了……」睜開了眼睛,一片蒙上了霧白的澄藍對上自己。

「對……對不起!!!」Peter反射性地跳上了天花板,死機了了一會兒後才能弄清楚狀況。

昨晚Matt受了重傷,他盡量的幫對方包紮好了傷口;而疲倦的他在幾次跌下椅子後,就決定佔著雙人床的另外一小角睡去了,本來是覺得自己能比對方早起,不會被發現的,但剛才……

剛才他……

他在Matt的胸口……

Spidey飛上來到自己身邊;而Peter不敢直視DD仍然待著的地方。

 

(1-2)

Matt很喜歡他的翅膀。

Peter是在無意間發現這個事實的。

 

「它比我碰過的任何東西都來的柔軟……」當Matt又一次從自己的翅膀中醒來;面對著自己的問題時,Matt的回答單純的過分。

 

每當Matt睡在自己的翅膀裡時,Peter總是會有股小小的驕傲感。

因為Matt不太常睡著,擁有超感的他很少能好好休息,但是自從他向Matt問清楚之後,放心的借給對方翅膀的他總能看見Matt在自己眼前好好的休息著。

 

(1-3)

Spidey和DD的窩裡有放Peter的羽毛,當Peter不在家時,兩隻團子都會叼著羽毛到Matt身邊。

 

(2-1)

「那裡沒有傷口。」第一次見面時,惡魔的低語彷彿還在耳邊迴盪著。

 

當Matt在自己的體內肆意衝刺時,Peter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還有辦法在意這個。

原本緊緊環繞著對方脖頸的手因為快//感而鬆開下滑到對方的後背,在讓他無法承受的歡愉和慾//望中,恍神的Peter想到了見面時Matt對他說的話。

用手在對方那原本應該有著嚇人肉翅的地方來回撫摸,光滑又完美的肌肉線條是Peter唯一探索到的。

 

「還好嗎?Pete?」撥了撥自己凌亂的瀏海,還在喘氣的Peter眼前是他的戀人惡魔。

大概永遠改不掉的羞澀親吻在Matt的帶領下回復了性愛完該有的情//慾和性感。

和Matt對望著──對方眼中那帶著霧氣的澄藍已經成為了Peter的最愛了──直到他較為平靜並能喘的過氣來後發問「可以……可以讓我看看你的背嗎?」

惡魔因為困惑而停頓了下,然後轉過了身。

小心翼翼的碰上了兩片肩頰骨的中間,其他惡魔不會在背部擁有的刀傷痕跡戰績滿滿的呈現在Peter眼前。

不知道為什麼,Matt好像很習慣這些,明明因為沒有翅膀而被其他惡魔唾棄、無法飛翔、傷痕累累,但就像自己發現對方因為擁有超感而無法好好的休息時一樣,Matt絕口不提這些。

明明傷痕累累的背部,對方在見到自己時,開口說的卻是「那裡沒有傷口。」

如果不是自己親眼看到的話,或許Matt淡然的態度真的會讓他相信那個謊言。

從對方身後緊緊的抱住了他的惡魔戀人,又是一陣困惑後Matt轉回了身「Pete?」

「沒什麼。明天我們去野餐怎麼樣?」

 

那裡沒有傷口;但是Peter覺得有點痛。

                                                                                                   (完)

【罰D】What's the Difference?(哨嚮,短篇,完)

The love那篇同背景設定,看過的人可以跳過介紹部分。

Matt Murdock (Daredevil)

S級嚮導,但因為不太訓練自己嚮導的能力,所以能力並不如同信息素測出的那麼高級。

小時候為了救過馬路的老人被含有將Mute改造成哨兵的化學放射物質沾染到,也因此失明,但有了同哨兵一樣超強的感官,因為父親是哨兵因此十分嚮往,在父親死後更是毅然決然決定訓練哨兵這塊。關於嚮導的能力,只有小時候會用自己嚮導的能力幫父親梳理精神屏障,那樣簡單的經驗而已

精神體Red:黑豹(美洲豹) 斑點是赭紅色的;Jack還在世時,因為小小隻的又加上Matt是嚮導,所以一直被認為是貓咪(所以Matt喜歡叫他大貓,Jack則是小貓OWO)

更多資訊:「黑豹」並不是一種豹的品種,而是指身體擁有會產生黑色素的基因,而且其斑點在陽光照射下是看的見的,順帶一提,黑豹因毛皮與其生活地區差異較大因此在平日狩獵時更容易被發現,所以適合晚上進行狩獵

Frank Castle (The Punisher)

S級哨兵,因為和妻子Maria(B級的嚮導)斷了表層結合(Surface Bonding),所以精神圖景十分不穩定,時常進入PCM(Primitive Combat Mode,原始戰鬥模式)十分危險的一個哨兵。

精神體Loot:佛羅里達黑狼(名字是因為看了罰叔的Marvel Now漫畫,所以就用了)

更多資訊: 佛羅里達黑狼,很少成群結隊,通常於晚間覓食,已絕種。

哨嚮各種二設。(接受無能請按右上X)

----------------------------------------------------------------------------

「嗚咽……嗚嗚……嗚……」焦慮的Loot發出了令人心碎的聲音。

「Shhh……」坐到在沙發上睡著的Matt身邊,Frank伸出了食指,並要Loot待回他的身邊。

但是這沒有用,Loot在Red的攀爬架底下來回踱步,委屈的嗚咽著。

金色的眼睛緩緩的睜開;在確定慵懶的大貓看見自己後,Loot嗚咽的更大聲,也開始用爪子扒著最底層的部分。

「哼嗯……」被這股聲音叫醒的Matt看著眼前可愛的景象忍不住發出愉悅的哼笑聲。

Frank倒是在為吵醒了對方而自責。

「Hey,別,這挺有趣的。」嚮導在一瞬間就感覺到了自己伴侶的情緒,Matt將自己從扶手移到了Frank身邊,不陌生的叢林氣息竄入鼻腔。

Matt為這個味道向Frank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Frank知道Matt的笑容一定有奇怪的魔法在裡面,不然為什麼只要Matt一笑,他就也會傻乎乎的跟著笑起來;這不符合常理。

Red從攀爬架上優雅的走了下來,肢體動作完美的和小惡魔奔走於他的地獄廚房時一樣。

每當Red往下一格,Loot的嗚咽聲就越大,當Red踏到倒數最後一層時,Loot甚至站立了起來,將前肢趴到了架上就為了能近距離嗅聞到Red。

Matt有點不懂,他聽著Loot的嗚咽聲心都快碎了,為何Red卻還有辦法這樣無動於衷。

他把這個問題拋給了Frank,Frank倒是不以為意的揚起了嘴角。

「不知道也好。」ex-marine覺得有趣的揉了揉Matt的頭髮。

擁有能看透人靈魂的能力真好,「明明我才是嚮導……」

「Then what?」Frank稍微激動了起來,看向了Matt,他從來都不喜歡Matt在提到身為嚮導這塊時的口氣「You take good care of me ,aren't you?」他收起雙手抱著胸,很明顯的如果答案不讓他滿意那麼他們就又會有一場爭吵。

「Am I?」為什麼相處模式看起來像是和精神體相反?Matt陷入了自己的困惑,而這剛好讓他避開了Frank生氣的點。

「You ARE.」Frank說的很大聲,彷彿不只是在說給Matt聽一樣「你給我的一切就是我需要的全部了。這些就足夠了!」如果有需要,他會對Matt說這個上千上萬遍。

Red瞄了Frank一眼,然後終於從攀爬架的軟墊上走下來。

Loot撲了上去,左舔舔右咬咬。

Matt回抱住了用像是被搶了的洋娃娃終於重新回到手中的方式緊緊抱住自己的Frank。

一頭霧水。Matt將手放到就在自己下巴處的Frank的頭頂,安撫性質的來回摸了摸;過短的頭髮有些刺刺的。

Frank在他的胸口用力的蹭了蹭,然後就這樣待在那裡休息了下。

「也不會差太多不是嗎?」Frank抬起頭,舔了舔Matt的脖子又咬了咬他的喉結。

熱度全部集中到臉頰,Matt的臉瞬間刷紅。

「Wanna fuck you ,my Red.」Frank開口,用著某種能讓Matt心碎的,似於懇求的語氣「Can I?」

Loot和Frank同時咬上了各自的Red的耳朵。

Red給了Loot一拳不帶尖爪的貓掌,而Matt嚥了嚥口水,點了點頭。

 

明明就不一樣……

現在,Frank的Red成了發出令人心碎聲音的那個,而Frank不介意偶爾向Red看齊。

                                                                                                 完

 ----------------------------------------------------------------------------

又是一篇罰D哨嚮設定的文章啦~哨嚮設定的這一系列大概就會用這種短篇短篇的方式來慢慢架起世界觀~

下面是關於Matt和Red以及Frank和Loot的一些設定原因,很長,so是否閱讀就看個人囉~

 

準備好再下滑↓

這篇主要是在討論精神體的部分,先談DD和Red;Matt和Red從行為上看起來好像有點相反,但其實Red是完全反印出Matt本質的。

雖然劇裡面可能比較看不出來,但是從漫畫其實可以很輕易的看出無論是Matt或是DD,都展現了高度的控制慾,不管是朋友、戀人或是城市,Matt都要將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ex:黑寡婦就是因為不想當「DD和他的搭檔」而離開Matt、為了保護Foggy的安全,要Foggy假死並留在紐約……),而劇裡面,特別是面對Elektra時,Matt好像總是做出似於退讓、放棄主導權的行為,但那些其實才是他控制欲的展現處。

他做出退讓和放棄主導權的行為,是為了「控制」「程度」,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失控程度,好控制所有事情發生的程度,而這反映了Matt最深層的渴望,他希望自己可以控制自己要失去什麼/多少東西,父親、Karen(漫畫)的死和Stick、Elektra的拋棄這些他最在意的都是他無法控制的,為了避免更多他在意的東西的失去發生,Matt養成了去掌控一切的個性。

劇裡面會一直感覺到Matt在釋出主權也正是因為一開始他已經準備要掌控整個局勢了,如果一開始就沒有攬下一切,那麼也沒什麼東西好釋出給人了不是嗎?

回到哨嚮設定,這篇哨嚮設定是比較以劇為導向去寫的,而於我而言,劇裡面的Matt算是對自己的控制慾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吧!

第一季Matt開始要掌控他的城市好保護她時,Fisk出現了,對於這個控制外,Matt感覺到有些心慌了,而除了Fisk這個掌控外本身,Matt也為可能會失去自己對自己的控制而感到芒刺在背,他換裝為義警,控制慾不需像平時一樣為了能「正常」而受到約束,這種全面性的掌控可以說是讓Matt享受的,而Fisk讓他覺得心中的惡魔快要不受控制的破繭而出時,他發現控制慾也是必須受到控制的一部分,而這使得掌控這件事變得更加合理化但同時矛盾,所以Matt找上了Father Lantom解惑。

第二季就提Elektra說Matt不讓人in這個點,Elektra說這句就可以知道Matt確實是用放棄主導權去控制Elektra這個強勢、較有可能取得控制優勢的人,而除了知道Matt有多控制外這邊也可以談談,為何說Matt對於控制慾的自我意識算是一知半解,最主要的當然是因為Matt自己覺得自己一直在釋出對事情的主導權,所以他控制慾的部分沒有得到滿足,自然的不會覺得自己在掌控,但是陸續發生的種種事情讓控制得過於自然的Matt開始有些意識了,而Elektra直接對Matt說出這個事實時,Matt回的「I will letyou in.」代表了他確實承認他之前的行為都是有所控制的,且在那個當下,他明白之前的意識是真實的,他真的控制得就普通水準而言,太過了。

但並不是每天都有人可以這麼赤裸裸地把你透析一遍,一旦回到自己一人,困惑又會再出現,畢竟,對Matt而言,他感受到的是無法被滿足控制慾的饑渴,這也是Matt為什麼會不解Red的行為。

Red是Matt掌控慾最本質的部分;Red的掌控是完全的、不加修飾的,牠不需要也不會放棄任何牠掌控的部分,唯有別人將自己的掌控權奉上來獻給牠才符合牠的資格,也只有能讓牠控制的,才有辦法引起牠的注意力。

所以相對於Matt為了在劣勢中取得控制權而潛移默化地發展出的先發制人,Red只需遵從Matt對於控制的本能而做出反應,加上Matt對於自己控制慾的一知半解,Red的行為看起來確實就較為無法理解,但是對於知曉Matt控制本質的Frank來說,Matt的行為就目的而言,完全和Red是如出一轍的,這也是為何他的Can I一出,Matt就能立刻感到愉悅而答應,而大聲的「You ARE.」則是為了讓Red知道,「請,全部都屬於你」。

 

再來說說Frank和Loot這組吧~這組沒有那麼多矛盾,畢竟這篇在這篇設定裡Frank挺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樣個性的人,Frank和Loot取的是劇裡面Frank的焦慮這一塊,這個應該不用多解釋,唯一要補充的是,大概只有Frank在Matt面前Loot才會是這副黏人的模樣,其他時候,絕對是回歸叢林狼的樣子。

不過既然都寫這麼多了,就乾脆把Loot介紹的更完整──Loot願意對Red低聲下氣並交出主導權是因為Frank本身確實是願意臣服的人,Frank的思維挺簡單:給我一個原則/命令,讓我執行,這由劇裡的「My job is to keep them safe.」可以知道,而漫畫裡的更多也完全可以推出來,而這篇的設定就是除了Frank的懲罰原則(If you're guilty, you're dead)以外,Frank的Job多出了一件keep Red safe。

這篇大概就會是Matt不自覺的有很強的控制慾,而Frank除了臣服以外還有keep Red safe的佔有欲,都很不健康,但是別忘了Frank是處於隨時會進入PCM的哨兵,So讓他們慢慢來吧!



【Daniel/Dylan】I want to see you(1)

ABO Setting

副CP:科學組

看完小美隊的冬吧唧的先上船,在補票後覺得那樣的設定萌得不得了,所以就開坑了......

OOC有,兄控屬性Dylan再次出沒;附贈弟控屬性Bruce。

劇情接在MYSM2之後,都可接受再往下~

----------------------------------------------------------------------------

(一)

幾日前在電視上公開發表言論的Omega疲倦地打開了家門;在幾天累人的意外旅程後,他為自己終究是能回到屬於自己的家而感到滿足。

昏黃的燈光照亮著玄關處讓他不需要摸黑進入空間;了解這是哥哥留給他的貼心舉動,Dylan頓時被家的安心感包圍,所以脫下鞋子後他讓自己一頭栽進客廳的沙發裡,讓身心都陷進這套兄弟倆人都極度喜愛的沙發中,使自己能充分的休息。

自小到大Dylan不知道睡過比沙發還更糟糕的地方多少次;小時候的居無定所和FBI隊伍的跟監行動以及規劃四騎士時的書桌奮鬥,沙發絕對排的上Dylan的舒適排行榜前幾名。

「Dylan?」聞聲從房間裡出來的Bruce很久沒有看見眼前的Omega累成這個樣子了。

「我很好……就是有點……累?」把埋在沙發裡的臉露了出來,Dylan看著皺著眉頭的Bruce從廚房裡拿出了一瓶酒和兩個寬口玻璃酒杯,然後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坐下。

「Happy New Year ,Dylan Shrike.」倒好了兩人的酒,Bruce語氣帶著些嘲諷地舉起了酒杯。

自知理虧的Dylan撐起了身體,拿過了桌上的黃褐色液體,和Bruce碰杯後,一口乾掉。

熟悉的味道讓Dylan想起了四騎士剛崛起時,NewOrleans那場表演後,自己一人在酒吧喝的悶酒。

與其說是喝悶酒不如說是給Alma做的表演;智慧與能力兼具的Alpha國際刑警敏銳的觀察力讓自己多吃了不少苦頭才讓整個計畫能成功實施而不是在中途就被揭穿。

四騎士也從那時候的樣子改變了不少,除了Henley的離去,Lula的加入以外,Merritt和Jack的友誼以及自己和Daniel的感情發展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我很擔心你,Dylan……」

「對不起……」Dylan放下了酒杯,他知道Bruce在說些什麼。

自從他們兄弟兩人相認之後,對於家人的渴望使得兩人用近乎病態的方式珍惜著彼此;而他們在彼此的身上都安裝了具有竊聽功能的追蹤器,這次計畫出錯的那麼離譜,Bruce發現不對勁是理所當然的。

「嗯。我只是想告訴你,在你被丟進水裡時,我差點讓Tony派機器人把你從水裡救起。」Bruce把自己同樣心思縝密又堅強的弟弟攬進懷裡,輕嘆了口氣;想想那時的自己竟然也是衝動的無可救藥。

帶著些猶豫,Dylan將自己的手纏上對方的腰部。

說來有趣,自從相認後就開誠佈公地大肆宣揚自己兄控屬性的Dylan,在面對Bruce時,卻無法像Bruce那樣直接打直球地表達出關心,而是表現的拙劣以及不知所措;就像是那時相對於Bruce柔聲地問著自己是否可以在他身上安裝追蹤器時一樣,自己只敢偷偷地將那些精密儀器放在對方身上,再支支吾吾地解釋著,最後還是Bruce諒解地開口跟什麼也說不清楚的他說「可以,謝謝你。」。

Bruce總是那麼地溫柔又善解人意……

「Ultron救回來了?」Dylan微微地勾起了嘴角,離開Bruce的胸口,又替自己倒了杯酒。

「你嫌這次的旅程還不夠刺激?」Bruce挑眉。

「夠了,足夠了……」啜飲了幾口後,被倦意佔據的Dylan靠到了Bruce的肩膀上;對方身上和自己有些相似的氣味使得Dylan感到特別安心。

混著醉意和倦意,Dylan被溫柔的Omega氣味包圍著,恍惚中,Dylan想起了小時候父親還在身邊時,也是這樣帶著些清香的Omega信息素環抱著自己,讓自己能安心睡去。

「Have a nice dream.」溫柔的Omega家人對著自己說。


                                                                                                      TBC

【罰D】How do I look?(短篇,完)

ABO Setting.

--------------------------------------------------------------------------

Frank是個佔有慾很強的Alpha戀人,他很努力地在克制自己不要太過火。

只是今天他的Omega戀人沒有空顧著他。

 

「How do I look?」

Matt問向了Frank,今晚陪伴Foggy出席的宴會衣服可不能出差錯,不然Foggy會抱怨他一輩子的。

Matt等了一會兒,猜想Frank或許還在品鑑……

「可以。」將頭瞥向了一邊,Frank這麼回答。

「你的心跳聲可不這麼覺得……」聽見了過於快速的跳動方式,Matt皺起了眉頭,再次換了條領帶。

「這樣?」

「……」

這次回給Matt的就真的只是沉默了。

「Come on,Frank你就不能幫個忙?只是看個衣服……」而這讓Matt十分不滿,這次的宴會對Foggy真的很重要,就算他是個瞎子他也不會這樣對待他最好的朋友的。

當煩心的Matt要再次換下他的領帶時,Frank開了口「……Tasty」

Ta……「What?」

「I said you are “Tasty”,Red.」Frank不耐煩的開口,焦躁又開始在他的腦袋裡燃燒。

「Fucking tasty讓我不想讓你離開這座建築物,Fucking tasty讓我無法想像你,我的Omega,竟然要用這麼好看的樣貌出現在我以外的人面前!」Frank用著帶攻擊性的語氣說;他不想把這些說出來,他知道這次的宴會有多重要、他知道Foggy對Matt有多重要,所以「Fuck……」為什麼Red要逼他「This is all shit……」。

Matt沒有想到他得到的答案會是這個,他楞了下,然後將自己的Alpha抱進懷中。

「這是我一生中聽過對我的外表最好的稱讚了……」他在Frank耳邊開口,Frank回給了他一個彆扭的哼聲。

「而且它來自我的Alpha……」聽見了對方的回應Matt放鬆地露出了微笑,並接著開口「別憋著吧!我知道你夠委屈了。」面對自己彆扭的Alpha戀人,衣服什麼的似乎不是太重要了。

「……快去快回。」Frank聽起來依舊彆扭,但是Matt卻覺得這樣的Frank有點可愛。

「Yes,sir.」給了Frank一個吻,嘗起來是霸道混合佔有,而直到Foggy按下門鈴的前一秒Matt才結束了它。

「Matt,我好緊張,告訴我我看起來如何?」Foggy調整著領結,看見他打開門之後立刻問出口。

「哼哼……Foggy,你真的太緊張了……」聽見了自己好友的問題,Matt不禁失笑。

 

拿起了放在門邊的盲人杖,推了推Foggy促使對方帶自己前往停在樓下的計程車。

「回來之後會讓你嘗嘗的。」關上門之前,Matt對著Frank喊。

然後一路上聽著那個很少會有變化的心跳聲,到自己踏進人聲鼎沸的宴會場所之前都尚未平復。

                                                                                               完

---------------------------------------------------------------------------

愛心、藍手和評論是Rashi最大的創作動力~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5)

(五)

Peter將Matt的手帶到了緊握著項鍊的那一隻。

Matt訝異地微微的張開了嘴,沒有想到Peter的問題會是這個。

但是沒過多久,Matt就想好要如何開口了「你還記得我的手上握有Omega磁盤的時候嗎?」

Y。當然記得,那時他還不曉得Matt和Frank的關係,在知道他們必須和The Punisher合作時,他覺得Matt跟本瘋了!

「在那之間的同時,鼴鼠人為了一位他心儀的女子而去盜墓,而我的父親也在同一座墓園裡……」Matt已經盡量輕描淡寫的在敘述這件事,Peter卻仍然能從中聽出Matt那各種情緒混合在一起的複雜情感——Matt和他說過,他父親是他一生中,最愛的人。

「那時的我慌了,你聽Foggy說過關於我大學時的一些事對吧?歉疚和絕望又重新的找上了我,我簡直無法再忍受那些;在我成功的把所有人的墓碑歸位並且鑲上這種閃閃發亮的、對我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的石頭後,我……我去盜了我父親的墓!我把它裝進我的辦公室抽屜裡,直到它被嗅出不對勁的Foggy攤在我面前,你知道嗎?我甚至不敢承認我那麼做了!Foggy因為癌症的惡耗而自顧不暇,他把不肯面對自己的我踢出了辦公室,但是你也認識Foggy的,每個人都該有一個像他一樣的朋友,他把這件事告訴了Frank……」Matt將項鍊攤開,不大的透明石頭閃耀的光芒堪比鑽石「盜墓事件時,我自己留下了一些這種石頭,因為當時黑貓是被受僱來偷走Omega磁盤的,賭上一把的我留了一些給她,只不過沒有用到,而Frank在知道我的瘋狂情境後,他……」Matt忽然停住了話語,深吸口氣後吐出「這真的很瘋狂,但,是的,他讓工匠打磨那些石頭做成容器,把我父親一小部分的骨灰裝進了裡面,然後再接上鏈條製成了這一條項鍊。」

Matt還能記得Frank拿著項鍊向他解釋並親自為他戴上的那天,他本來應該為對方擅自做了這種事而和對方對峙的,但是看見對方那樣誠摯和哀傷的神情,他就無法再用任何藉口逃避了。

那條項鍊就像是他們的英雄身份一樣,無論是否瘋狂,他都需要它。

「Frank親自的幫我戴上了它,然後帶著我一起去把我父親的屍骨歸位……」感官的缺失使得Matt更容易陷進自己的記憶裡;Matt清楚地記得,那一天的行程是沉默的,一路上Frank都牽著他的手,直到處理的工人們替棺材覆蓋上最後一塊泥土也沒有放下。

「自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拿下它了……直到Frank為了緝毒必須離開地獄廚房一陣子,在他臨走前,我把它借放在Frank那裡,而如你所見,直到今天它才再次回到我手中。」Matt低下頭,「看」著那條項鍊,語氣無比溫柔。

「Whoa……」Matt的故事使Peter驚奇,「而且看起來你沒有要收回它……」Peter喃喃自語,因為Matt從頭到尾都不像是要把項鍊掛回身上的樣子,反而像是……

「聊得還愉快嗎?Red」把幾塊木材和葉片丟到了他們的身邊,Frank用手抹了抹褲子才碰上了Matt的身體。

像是要在Frank回來的時候,馬上掛回對方身上一樣……

沒有多餘的語言,Matt用指腹描過了項鍊上頭用噴沙方式磨出來的,用肉眼觀察幾乎會被忽略掉,但對超級感官卻是明確深刻的小小十字架,然後拉開了項鍊,Frank低下頭配合的行為讓Matt更好動作;當項鍊再次貼上Frank胸口的時候,Frank給了Matt一個吻。

Peter害羞的別過了頭,Wade則當作浪漫愛情劇來看。

                                                                                                      TBC

----------------------------------------------------------------------------

不得不提醒一下,如果這邊有只看了DDv3翻譯部分的人,這邊Rashi說清楚這篇只是同人而已,正篇的漫畫故事Matty並沒有崩潰而是被陷害的喔~

然後最近和朋友創了一個群,大概是allMattyall,有興趣的人歡迎找Rashi和 @红茶宴 要群號~之後把群整理好之後也會有正式的群宣,歡迎喜歡DD的大家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