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shi

復聯科學組Tony X Bruce愛好者之一
最近迷上Daredevil,求同好中~

只是想讓歸檔裡充滿科學組和DD而已OWO

定期更新。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

其餘愛好放於社團TBC們要做嗎?:超蝙,Transformers,Arashi嵐,銀魂,unlight......

【Spideydevil】天使,惡魔,團子(短篇,完)

文章發想於 @瞌睡菌 的圖片。

這張:http://keshuijun.lofter.com/post/1db6746b_f49f100

和這張:http://keshuijun.lofter.com/post/1db6746b_f2cf94c

再次謝謝瞌睡菌>w<

----------------------------------------------------------------------------

DD是隻沒有翅膀的惡魔團子。

其他惡魔團子們都有翅膀,所以他們認為DD是殘缺的,因此,他們不和DD做朋友。

 

Matt是個沒有翅膀的惡魔。

他分配到的團子和他一樣沒有翅膀,其他的惡魔和惡魔的團子們都有翅膀。

但是Matt不介意,他拾起Bully club,帶上DD,奔走於地獄廚房。

 

一天,DD的尾巴沒有纏繞好Matt口袋裡的拉線,打鬥中落了出來,Matt專注在打鬥中,沒有注意到DD。

DD落在了地獄廚房裡的暗巷。

DD沒有翅膀,沒辦法飛回家、DD也沒有朋友,沒有團子能幫助他;但他不介意,一蹦一跳的要回到Matt的公寓。

 

沒有翅膀的DD很快的就疲倦了,他停下來在角落休息。

忽然,DD的尾巴傳來了奇怪的觸感。

DD的尾巴被一隻好奇的紅藍配色團子咬住了。

如果不是看見對方背後的那雙翅膀,DD甚致無法認出那是隻天使團子。

紅藍天使團子向他道了個歉,他只是看見了奇怪的紅色愛心尾巴就好奇的飛過去了。

DD向紅藍天使團子表示沒關係,然後就繼續了他的歸程。

 

只是天使團子沒有離開,而是飛在他的身邊和他聊聊天,並且說了幾個冷笑話。

DD沒有和其他團子們說過話,聊天對他來說是個新體驗,而DD喜歡這個體驗,即使因為和沉默的Matt待久了,所以在聽著天使團子說了很多,真的很多之後,他通常只能不善言語的給與幾個短回應,但是天使團子看起來不怎麼在意的樣子,太好了。

 

在天使團子的陪伴下,DD又走過了幾個街區,但距離Matt居住的那個公寓還是十分遙遠,所以DD又找了個角落停下來休息。

天使團子見狀停下了原本的話題,不解的問了他一些問題。

天使團子在得到回答後嚇了一跳,說他以為DD和他一樣只是出來愰愰,沒想到是這樣的情形。

天使團子說或許他可以幫上他的忙,他給了DD一個提議:讓可以飛的他帶他回家。

DD猶豫了下,接受了。

 

可是天使團子要怎麼帶他回家?

再次被咬住尾巴的DD得到了答案。

「凡事都是有代價的」Matt常常這麼說,所以即使他真的真的真~~~的很討厭其他人碰他的尾巴,他還是讓天使團子咬住尾巴帶他回家。

 

回到家時,正在縫合大腿上的傷口的Matt鬆了一大口氣。

「想說把腳處理一下就出去找你的……」手臂順流而下的鮮血讓咬住尾巴的天使團子嚇了一大跳,高度瞬間下降了許多。

Matt看見了這個,趕緊把他們接住。

 

紅藍天使團子,現在DD知道了他的名字──Spidey,在他們家住了下來。

Spidey說他的主人──天使Peter,不會介意他在外面玩幾天再回去的,這是他們都習以為常的事。

這也是為什麼DD醒來時,他的尾巴正難受的被Spidey壓在身下。

他向Matt求救,Matt小心翼翼的將熟睡的Spidey捧起來再放下。

DD將尾巴繞在Spidey的身旁後再次睡下。

 

早餐時,他和Spidey共享同一盤牛奶。

「你這個小傢伙意外地喝得不少呢……」Matt又補了一次牛奶,而Spidey開心的跳了跳。

 

「天啊!這幾天你都跑哪去了?我都以為你被惡魔抓走……了……!!!」看見自己的團子口裡咬著另一隻團子回到家裡時,Peter嚇了一跳。

「這是……惡魔團子?」Peter捧起了DD,左右端倪了了會「惡魔團子嗎……可是翅膀……」不確定的開口,畢竟對方少了惡魔最標誌性的肉翅。

DD有些難過,他以為Spidey口中的Peter不會介意這些。

或許他也會介意Matt是個缺翅膀的盲眼惡魔,這讓DD想離開。

可是Spidey緊咬著他的尾巴不讓他移動。

「你的翅膀是受過傷了嗎?那時一定很痛吧……」Peter接著說,並且從醫藥箱裡拿出了繃帶,替DD纏了幾圈,然後倒了盤牛奶給他們。

Peter自己也喝了幾口才把牛奶放回了冰箱。

這時等在門外的Matt按了門鈴;Spidey放下了牛奶飛到了門口,這個舉動讓Peter訝異,所以趕緊跟了過去打開了門。

 

惡魔都有著誘惑人的外表,在親眼見證後,Peter真心覺得這句話不假。

「Matthew Murdock,Devil of Hell's Kitchen.」

「……Peter……Peter Parker……額……Friendly Neighborhood?」

飛回牛奶旁的Spidey發現DD替他留下了大半的牛奶,所以開心的蹭了蹭DD。

 

被邀請入家門的Matt坐到沙發上後,替團子拆去了繃帶。

「那裡沒有傷口。」Matt說,拿下了墨鏡。

 

Peter的翅膀在被一隻輻射蜘蛛咬到後就不具飛行功能了,但是他有蛛網發射器。

他們聊著這些的時侯,Spidey正帶著DD參觀著Peter和他的家。

 

「抱歉,No rest for the wicked.」當Matt要從窗戶離開時,Peter再一次強烈感受到惡魔外貌的危險性。

 

縫合著傷口的Matt「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小翅膀。

Spidey貼心的等他處理完身上的狼狽後才把小小的紙條帶給他。

Matt給了Spidey一個笑容,拍了拍他後,讓Spidey飛回去了。

 

這周Matt的生活裡少了隻團子。

 

下一次Matt到Peter家作客並要離開時,Spidey含住了DD的尾巴,Matt戳了戳Spidey,露出了一個讓Peter感覺臉紅心跳的笑容,然後DD就又在他們家待了一個禮拜。

 

他們沒有料想到再次見到Matt時,會是這個情況。

Spidey指引Peter把血流不止的Matt搬回了Matt的公寓裡。

Peter在DD的幫忙下找到了Matt的醫藥箱,兩隻團子都幫忙著他。

直到替對方包紮好後,Peter才意識到Matt現在正全裸的躺在自己眼前。

趕緊替Matt蓋上棉被,惡魔真的好危險。

 

Matt的家裡有充足的牛奶;Peter為了照顧Matt已經餓了一餐,所以和團子們一起喝掉一整盒是合理的。

當Matt詢問時,不需要透過心跳聲就可以知道天使男孩在說謊,但是Matt沒有揭穿男孩的打算。

他只是請男孩打開第二盒牛奶並倒給不好下床走動的他一杯,而不出意外的,Matt聽見Peter在收回冰箱前偷喝了幾口;Spidey也分了一杯羹。

 

這周Matt的生活裡多了隻天使團子,以及一隻天使。

 

當Matt終於能起床並為他們準備一次不是只有牛奶的早餐時,在豐盛的餐桌前,天使男孩羞紅著臉親吻了他,Matt沒有感到很意外,因為男孩想要這個吻很久了;而這次又快了一個小節的心跳聲讓男孩勇敢地做出了行動。

「抱……抱歉!我……我……這……可以嗎?」男孩支支吾吾的開口,Matt猜想如果現在自己看得見,男孩一定好看極了。

「可以。」想像著那樣美麗的畫面,Matt回答,而耳邊傳來男孩的心跳聲跳得更快了。

 

                                                                                                      完

加映:

Spidey也喜歡親親,他和天使男孩吻起來都是牛奶的味道。

Matt喜歡這個味道。

 

只是DD有時會抗議。

Peter偶爾會吃醋。

---------------------------------------------------------------------------

瞌睡菌的圖片真的太~~~可愛啦!看著看著手滑就打出了這篇,好險對方不介意我看見黑影就開槍的行為,呼~(大大人真好>///<)

BTW,寫團子們時,因為想塑造出可愛的畫面感,所以團子們沒有「」的對話框,只有主人們才有──Rashi寫這篇文章時的小小創作理念OWO

而:「那裡沒有傷口。」Matt說,拿下了墨鏡。則是Rashi整篇文章中屬一屬二喜歡的地方喔( ´▽` )ノ

【罰D】The Real Threat (三)

DD是手合會首領的設定。

參考影域,大概就是(戀愛的力量戰勝了The Beast,然後)DD成功將手合會的力量用在了善的方面。

-------------------------------------------------------------------------------

(三)

成功的話,他們可以把出門約會的時間改晚一些。

檜木浴缸大概是唯一一件通過他認可的家具,Matt喜歡它們的味道,而且可以放鬆。

「認真的,下次回來時,不要那樣看著我。」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筋疲力竭小惡魔抗議。

「其實你看不見對吧?」自己不以為然的回應;原本支撐在對方腰上的手順著脖頸劃過完美的肌肉線條。

經過腰部時,引起了對方身體的小小顫慄。

「當然沒有辦法,那是一種……一種本能,當Beast放進我的身體後,這種本能會更加靈敏。」在頸側留另下一個完美的痕跡。

「那也是我的本能,Red……我告訴過你你總能引起我最本能的那塊……」再一個。

聽到自己的回話後,Matt放棄似地將額頭靠到自己的肩膀上「不……Frank……不……」炙熱的溫度讓他不用看也知道他的Red變得更加地紅色。

「你知道我們有幾個月沒見了嗎?」埋進他的肩膀裡,聲音聽起來有些悶悶的。

「我知道,Red……我知道……」用臉頰磨蹭著對方濕漉漉的髮絲,他安撫著對方心中焦躁不安的那塊;他們真的太久沒有好好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了。

靜靜地依偎著彼此,享受難得共處的時光。

直到Matt開口打破寧靜「你還是在用那種眼神看我……」並將他們之間拉出小小的縫隙。

「我說過那很有效……」勾起嘴角,用嘴唇將他們之間的距離再次回歸到零。

 

他讓他們都又經歷了幾次性//高//潮才放他的小惡魔走出浴室。

精疲力盡的小惡魔走出浴室外就把自己摔進了床裡。

「God……」Matt低吟。裸//露的肌膚和絲質的床鋪接觸,舒適的讓Matt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自己埋在裡面,再也不接觸別的。

坐到床邊,下陷將慵懶的小貓稍微帶回自己身邊,他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這個除外,補充,Matt。

Matt忽然拉住他的手帶他來到他的臉部,然後用他的方式引導自己將對方的臉摸過一遍……

「你在怕什麼?」注意到自己稍微上提的力道,Matt問。

好問題,他在怕什麼……

對方的臉並不會被自己手上那些因為長期握槍而生成的繭刮花。

可是這不一樣。「沒什麼。」想抽回手,卻被阻止。

Matt堅定的盯著自己,而在那樣的眼神下,他不自在地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鬆下所有施加在手部的力道「呼……Red……固執流淌在你的血液裡……」全部交由對方掌控。

「哼哼……」看來Matt把這個當作讚美收下了,唉……

繼續的描繪著Matt的臉;他沒有閉上眼,一方面是因為他摸不出個所以然,一方面是因為他看的見,他看的見Matt的表情隨著自己的手部移動而變化著。

說來奇怪,但是他真的快弄不清楚現在到底是誰在摸著誰了。

他的注意力不在撫摸著的手上,但是對方呢?對方是否用著那些過度敏感的肌膚從他的手中讀出了些什麼?是他殺過的人的鮮血?是他使用過的火藥粉種類?還會是……

特殊的盲人體驗經驗止於Matt滿意的在自己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滿意了?」被允許拿回自主權的手輕輕地在對方的臉頰上摩娑。

Matt搖了搖頭,回答了一個讓自己幾乎可以融化在裡面的答案「只是累了……」

所以他微笑著躺下,把Matt攬進懷裡,用脣貼上對方的額頭讓Matt也能好好的感受到它的弧度和熱度。

「那麼好好休息。」捉住了往自己臉上摸去的手指,他幾乎早就習慣了這個,在經過唇邊時,還不忘輕舔挑逗。

待到盲人戀人經驗也體驗完畢,自找的唾液還殘留在嘴角,Matt卻滿足的像是隻吃飽睡飽的小狗崽。

幸好他還沒有忘記他的小狗崽已經累垮的事實,所以在Matt闔上眼睛沉沉睡去的時候,他調整了一個能讓對方睡在最喜歡的心跳聲裡的姿勢。

「午安,Red。」他輕語。「I amhome.」

                                                                                                       TBC

-----------------------------------------------------------------------------

這段比較偏劇;至少我這麼覺得啦...... DD和罰叔的個性都還在抓OwO,然後這篇的存稿見底啦~卡稿卡的嚴重地不得了(QAQ)。

最後,沒有人要在罰D群和我玩嗎_(:зゝ∠)_.......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2)

 (二)

「在救援隊找到我們之前,我們至少必須在這個無人島上待個兩三天。」

在Peter用著蛛蛛絲盪過整個環境並確定他們位於無人島之後,Frank結論的說。

「食物和庇護所是不可或缺的,礙於時間問題,食物……」Frank別有意味的看向了Deadpool。

「即使這篇文章的作者努力地想把你寫的男友力爆表、人見人愛,我的心依然是只屬於小蜘蛛的!」Wade雙手護胸,胡言亂語。

「……Parker,晚餐……你不介意吧……」因為Wade的舉動Frank斬釘截鐵的說。

「請,其實我也一直想試試看世界各地各種肉類的味道。」鑒於Wade是自找的,而且在場的人都互相知曉身份,所以Peter認為自己擁有嘴炮的權利。

「不~親愛的,你怎麼可以倒戈~我們不是該……」

「這裡並不是搭營的好地點,Parker,帶上用得到的東西,我們必須快點行動了。」沒有理會Wade的各種嘈雜,Frank隨手撿起了一塊地上的殘骸做為小刀,再蒐集了些他覺得用得到的物品;用飛機上提供的毯子打包起來,最後替Matt拾起了他的盲人杖,讓Matt拉著自己的衣角,往無人島中的叢林走去。

「等等!我們在無人島!而你們要吃我!為了人權,哥可以有自己的Wilson對吧?拜託有了Wilson哥什麼都給你們!擁有一隻Wilson是哥畢生的夢想!」在四人隊伍要前行時,原本採取不合作抗議的Wade忽然改變了心意。

碰!

什麼物體摔到地上的聲音。

顯然Punisher沒有時間去管Wade先生的夢想。

Peter此時此刻特別能明白罪犯們為何對於Punisher這個名詞如此聞風喪膽了;因為即使是最不起眼的東西拿在Frank手上都可以瞬間變成殺人利器。

「畢生,你現在可以換一個了。」Frank淡淡的開口。

「Frank?發生了什麼嗎?」因為Frank大動作的移動而感覺到異狀的Matt開口「Pete你要不要檢查一下Wade,我可以在空氣中嗅出他血液的味道。」看不見的Matt語氣中帶著擔憂。

「放心,Red,他沒事的,如果你可以聽見你或許還會知道他剛才成就了他畢生的夢想。」Frank在情緒有些緊繃的盲人律師額頭上輕輕落下安撫的一吻然後柔聲解釋——彷彿Matt還有辦法聽見一般。

「哼哼……沒事就好。」Matt露出了一個放心的笑容。

而不知道為什麼Peter覺得Matt或許知道Frank剛才對Wade做了些壞事。

                                                                                                    TBC

--------------------------------------------------------------------------

Wilson來自電影Cast Away,雖然覺得真得不需要,但還是補充。


【罰D/Spideypool】"Can" you hear me(1)

標題作為倒裝強調或是問句都可以。


關於罰叔和DD的個性,同時參考電視劇和漫畫。

----------------------------------------------------------------------------

(一)

真的假的?在一陣混亂的暈眩後,終於回過神的Peter看著仍有部分殘骸在燃燒的飛機,不敢置信的想。

 

一切的開頭始於Parker工業在中國的一場會議,在知道必須親自參加後,Peter好意的約了對門的無懼之人Matt Murdock一起去辦公順帶觀光,對方在婉拒後,卻因為Punisher的一句「Red,你還欠我一次約會。」因此請黑豹代地獄廚房的班,一起踏上旅程。

而Wade,只要小蜘蛛在,誰都沒辦法阻止他跟上來……

 

所以這成了他們四個人在搭乘專機時,遇到飛機失事的原因。

「Parker Luck的最終版本,我早該猜到這個的對嗎?」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些糟糕事,Peter很早就開始在學習著適應它們了,但是這並不代表當他遇到這類事情時,能不再大驚小怪。

「喔~哥的小蜘蛛醒了\(^o^)/,哥好擔心你喔,來,給哥一個kiss。」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這個……瞇起了眼睛,使力推開已經把嘴唇擅自貼上自己臉頰的Wade,Peter開始尋找另外兩個罹難者。

不遠處,看見用整個身體來護住Matt的Frank,他在Peter和Wade的對話中轉醒。

「God……」對方醒來的第一件事,理所當然的也是問候一下上帝,但是看見自己懷裡躺著的人時立刻清醒「Matt!Matt!Murdock!」Matt沒有反應。

Peter和Wade加快了腳步。

兩人趕到Matt身邊時Frank正在確認他的生命跡象。

Frank緊繃著嘴角「Matt還在昏迷中。」冷靜卻能讓人感受到威脅的語氣。

「你們去看看還有沒有生還者。」Frank簡明扼要的說,語氣中帶著不容置喙的壓力。

Peter帶著巨大的歉疚感,即使很擔心,卻仍什麼也沒有問出口就留兩人在原地,依著Frank的指示行動。

 

「不……」在看見副駕駛那血肉模糊的屍塊時,Peter簡直不忍直視。

「旁邊這個大概就是駕駛員了……喔~能認出來的我真是好棒棒!小蜘蛛……小蜘蛛?」坐在旁邊一臉輕鬆的Wade開口。

我想你的語氣惹火他了,黑框框提醒著Wade。

「他現在最需要的是哥一個大大的擁抱!」Wade安靜了下來,把小身板抱進懷裡。

Peter不知道死亡對於Wade來說是些什麼,但是這對他來說,遭透了。

「不是哥在說,你知道嗎?在官方爸爸的設定裡,那隻紅惡魔的壞運氣比你的ParkerLuck更糟,所以他們的死或許……」

「Matt!Matt!你能聽見嗎?Matt!」遠方傳來的聲音打斷了Wade的話;Peter感謝Wade沒有機會把那些話說完,他知道Wade試圖在安慰他但是這並不是他會接受的方式。

「Matt!Matt!」循著聲音回到Frank和Matt的所在地,感謝上帝,Matt已經清醒過來了,只是Frank那幾乎可以吼破正常人耳膜的音量讓他們都發現了Matt的異常。

紅褐色的鏡片早已不知道被甩到哪裡,混濁的天藍中透著無知和困惑。

「Fr……Frank……是……是你對嗎?」Matt開口尋問,同時伸出了慣用手,左手,往空氣中探去。

可是Frank位在Matt的右邊。

Frank毫不猶豫的移到了Matt的左方,並拉過對方的手,往自己的臉上貼去。

Matt露出了笑容,溫柔的足夠化開Punisher的那種。

「剛才的混亂可能讓我的感觀們超載了,我聽不見,也沒辦法『看』了。」Peter不知道為什麼Matt有辦法如此清描淡寫的敘述這件事。

「那沒事,Red。」Frank抱住了Matt,聲音複雜的讓人難受。

「喔~Spidey~真是羅曼蒂克的一幕~我的抱抱在哪裡?」Wade看著眼前的場景,十指交叉置於下巴上,羨慕的說。

「在這裡!」提高了八度,Wade還是撲上了Peter。

                                                                                                 TBC

----------------------------------------------------------------------------

整篇都是在學校上課時,用手機打出來的(OWO),再加上罰D和Spideypool這兩對CP對我而言都還是在努力的階段,So if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歡迎提醒,並請多多見諒。

 歡迎到罰D群找我喔!!!

【科学组】小心食用(吸血鬼AU,短篇完結)

吸血鬼Tony X Bruce

副CP:懲罰者X夜魔俠

我愛死這兩對CP了。

-------------------------------------------------------------------------------

每一隻吸血鬼對於血液的愛好都不太一樣,自認血統純正、多金又帥氣的Tony當然也有自己偏好的類型。

「嗚噁…….」胃液劇烈的翻攪著,灼痛感不停地折磨著Tony可憐的器官,又一次帶著連名字也不知道的美人回家過夜並且進食的Tony一大早就到廁所報到。

Dummy端著毛巾和換洗衣服來到了Tony的身邊。

「謝了。」Tony接過了毛巾。

「Sir,容我提醒您,自從您裝上方舟之後,對於普通人類女性血液的相容性就越來越低了。」

「我知道。絕對不要打過肉毒的,Jarvis記下來這個。」

好吧…….或許這方面Tony可以再努力一下。


「嗚……那是什麼味道?你到底是多絕望才會喝下那種東西;順帶一提,這次就算是你打算把甜甜圈店的塑膠招牌也吃下去,我們也沒有東西可以阻止你了。」熟悉但不該出現的聲音自身後傳來,穿著便裝的Natasha站在Tony身後,嫌棄又嘲弄的說。

「Romanoff?怎麼回事?Jarvis?」以Tony設立的權限,任何人都不可能踏進這裡的。

「Sorry,Sir,您所寫的程式已被覆蓋,現在Romanoff女士確實有資格進入此空間。」

「覆寫回去。」

「Sorry,Sir,這已經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了,或許你應該親自看看……」Jarvis將密密麻麻的程式代碼投影到了Tony面前。

「如何?對我們幫你新找的科學夥伴還滿意嗎?」看見Tony那樣瞠目結舌的表情,Natasha愉悅的笑了笑。

「你們終於在幹點正經事了對嗎?」帶著小朋友看見新奇玩具的表情,Tony快速的套上了衣服,第一次不是Pepper三催四請的把Tony請去復仇者基地。


昆式戰機瀰漫著一股香甜、對Tony具有極大誘惑力的氣味,而來源是……

「Dr.Banner,這位是……」Natasha將一位衣衫襤褸、長相普通,但是氣場格外溫和的中年男子帶到Tony面前。

「Tony Stark,吸血鬼,如果沒有人說過,那麼我一定要告訴你,你血液裡傳來的味道誘人極了。」

「額……謝謝?」

得到這個回應的Tony知道未來他一定會和眼前的這隻小白兔相處得很好。


「是時候來談談剛才你提的『科學夥伴』了,沒有Bruce那麼香甜可愛的就算了。」Tony自來熟Stark,在初步認識Bruce後就勾著血液誘人的不得了的Bruce的肩膀,提著半邊眉向Natasha問到──智商能稍稍媲美他的人不是沒遇過,但是個性才是重點。

Natasha給了Tony一個白眼「Bruce的實驗室就在你的正旁邊,怎麼把他拐進你的工作室就看你的『魅力』了。」

Tony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身旁無害的小白兔「早上就是你狠狠的踢了我和Jarvis屁股的?」

「抱……抱歉……Natasha說那是我的第一個工作……」小白兔軟軟的道了歉。

「不!你做的太好了!這太棒了!想想我們可以做些什麼!」Tony露出了再興奮不過

的表情,帶著一個大大的笑容,拉著Bruce開始其他人都無法參加的Spelling Bee競賽。


「完美!」

不到一個月,Tony就說服Bruce把他們的實驗室打通了。


不過那是個充滿波折的一個月。

Tony認識了Bruce體內的大傢伙,也知道了他聞到的香甜味竟然是Bruce體內的Gamma變異成分,Bruce用了這兩個理由多次的回絕了Tony自認完美的提議。

直到一次任務,穿著鋼鐵裝的Tony像是破布一樣的被敵人甩在了地上。

鋼甲退進了皮膚裡,與凡人沒有什麼不同的Tony被送回了Bruce所在的昆式戰機裡;他需要鮮血才能繼續驅動他的鎧甲和維持生命。

熟悉的從戰機上的血庫中拿出血液,才剛要倒入Tony口中,就被對方忽然的大動作而不小心將之弄撒。

血液順著Bruce的雙手緩緩流下,Bruce愣了神,而這剛好給了極缺血液的Tony一個機會。

因為渴望鮮血而眼中閃著紅光的Tony被本能驅使而將Bruce壓倒在地;口中的尖牙瞄準著Bruce的頸動脈。

「Tony!」Bruce奮力的掙扎著,只是普通人的力氣絕對比不過狩獵中的吸血鬼。

他的血液有輻射汙染,Tony喝下去極有可能會死亡,難道要讓Hulk……

不可能,這種情況下,Hulk一定會傷害到Tony,而且他必須堅持住才有辦法把血液餵給Tony──這是不可以再拖延的,可是……

「嗶!嗶!嗶!」心律檢測器傳來了急促又高聲頻的提醒音,Bruce眼中的螢綠色也越來越明顯。

「Bruce……我已經試過了……」Tony從鮮血的慾望中掙扎著拼湊出話語。

「什麼?」Bruce不敢置信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放心的給我就好……」Tony在說完這句話後,不再壓制自己的本能,將尖銳的牙齒刺進了Bruce的皮膚裡。


Bruce的血液絕對是Tony喝過最美味的。


即使他同為吸血鬼種族的盲人律師同事和他完全沒有共識。

反正對方的品味大概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看見對方如影隨行的科學怪人男朋友,除了火藥味還是火藥味;Tony完全嗅不出那種血液有什麼可以讓人下口的理由,而且上次Bruce從Castle那裡收下的甜甜圈明明好吃極了,完全不能理解Matt的想法。


也沒什麼需要理解的必要;再次接過Bruce手中來自Punisher的甜甜圈,好吃!


「神盾局是終於發現我們需要一場燭光晚餐了嗎?為什麼我覺得已經好幾天的餐點都是一樣的?」三天在研究室的生活讓Tony連提起餐具的興趣都沒有,看著那些沒有實質營養的午餐;即使已經習慣陪對方共度午餐時間,這次卻真的對這些餐點興致缺缺。

「神盾局說在我們散發出的輻射指數降下來之前,他們都不會考慮更換菜單……」Bruce又吃下了一口海帶──這些食物已經比流浪時好上了不知道幾倍。

「難怪最近都沒有人來Candy Land打擾我們的歡樂時光,如果我現在走出去,是不是會撞到大鉛板?」不以為意的Tony拒絕了Bruce遞過去的綠色藻類。「輻射源來自於你,如果你血液裡的輻射強度降低了,我自然也會降下來。」

「嗯……」Bruce收回了手,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開口「我不能吃太多這些食物……因為食用過量的話反而會刺激到那些細胞……」

「好吧……」Tony喝下了味噌湯「那麼下次邀你約會改約法式料理你就沒理由拒絕了對吧?」


為了撤下那些鉛板好能和Bruce來場約會,Tony按三餐吃了一週的抗輻射料理。


順帶一提,Natasha輸了一盒要給Matt男朋友的每天限量甜甜圈。


                                                                  End

-----------------------------------------------------------------------------

副標:論甜甜圏對男朋友的重要性OWO


準備大學的備審資料,壓力山大So放飛自我的來一篇。

這篇就和我的備審一樣一波三折的生出來了。

很早就想看眼睛冒紅光的Tony V.S.(?)泛綠光的Bruce,發現和高二做好筆記的吸Ύ血鬼Tony很合後,一直在想要找時間想辦法產出,只是擱著擱著也就放棄自己腦內來就好;但是最近在打努力產出的罰D時,覺得既然官方都把他們架到同時空了,而且我就是同時喜歡這兩對CP嘛,為何不能寫一起,然後偶然發現兩CP的攻君居然都對甜甜圈有特殊的“迷戀”,發現這個共同萌點的我就想一定要把這篇產出,遇上壓力時期的放飛自我,它就這樣出來了。

Tony手中來自Punisher的甜甜圈或許會獨立打一篇又或是打在罰D的吸血鬼AU裡都有可能,這篇在我的腦袋裡有一個很有趣的世界觀,只是打不打得出來又是另一回事QAQ

Btw,小提醒:在漫畫裡寡姊和Daredevil(Matt)的交情不錯(……不錯的定義有待商榷啦……至少在這篇文的世界觀裡,永遠是好助攻的寡姊和Matt相處不錯)

這篇的罰叔(Punisher)是斜線刊裡有點沉默悶騷的Frank。

總之我要傳達的訊息就是──我真的好喜歡這兩對CP啊!

再次提醒,這人壓力很大,她可能在胡言亂語:)


【罰D】The Real Threat (二)

DD是手合會首領的設定。

參考影域,大概就是(戀愛的力量戰勝了The Beast,然後)DD成功將手合會的力量用在了善的方面。

R,So放鏈結OWO

------------------------------------------------------------------------------

(二)

「呼……」回到了被自己親手重新裝潢過的首領休息室,Matt坐到了當初Frank請小蜘蛛幫忙搬上來的沙發,脫下了面罩,讓自己好好的喘了一口氣,然後彷彿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不再那樣的嚴肅少言,「Frank,你真該停止這樣。」

「是你該停止這樣,都裝一年多了,你該讓自己透透氣,也該讓手合會消停點。」大大方方的坐到了Matt身邊,傾過身一個吻落在對方臉上後才回應。

「不,我不是在談手合會的事,我是在談論你!」

真的?他為了毒品的事情幾乎橫跨整個美國,當中不知道差點死了多少遍,然後回到自己的城市後,Matt第一個開口的事情是要吵他們的道德觀念?


剩下的部分:

隨緣: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6178-1-1.html


微博(我真的不太會用......):http://weibo.com/3182486720/EAHFuvWB3


                                                                                                    TBC

【罰D】The Real Threat (一)

DD是手合會首領的設定。

參考影域,大概就是(戀愛的力量戰勝了The Beast,然後)DD成功將手合會的力量用在了善的方面。

------------------------------------------------------------------------------

(一)

這十分的不可思議,在手合會群龍無首並決定找上自己的小惡魔時,沒有任何人可以料想到這些。

剛開始時,事情有些失控,但是如果異人族可以在曼哈頓上空建立一個新的政權,為什麼他的小惡魔不行?

所以現在地獄廚房有了個新名字──Shadowland,小惡魔作為「首領」形成的特殊自治區,警察同意撤出,一切跟尋小惡魔的指示走。

或許令人無法相信,一開始在戒嚴時期解除後,拼命想逃離這個鐵腕統治區域的人民,現在竟然大部分都回來了,而更加誇張的是,有更多的人潮想湧入這裡,雖然這個他完全能理解──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在橫死街頭前幸運的等到一位超級英雄或是基本上永遠晚來一步的警察。

這成了小惡魔的新煩惱,在處理這些時,小惡魔總會說他懷念三千美元就能買下一個閣樓的日子,這時自己會揉揉他的紅髮,然後帶他去新開的咖啡店坐坐,幸運的話,他們不會遇到其他閒著沒事幹來這裡休息的英雄們,但不幸運時(通常如此,說真的,他們真的這麼閒?),他會讓小紅和這些曾經差點鬧不和的英雄們聚聚聊聊,畢竟讓小惡魔放鬆放鬆心情才是他首要要做的事情,是吧!

談回Shadowland湧入的人群,即使復仇者們全心全意地同意幫助這個特殊的自治區,小惡魔還是必須努力的去管理這塊地;就在戒嚴解除後的三個月內,原居於地獄廚房的人民就已經從復仇者花錢提供移居的新處所自願搬遷回來,半年後,Shadowland的人口就達飽和,一年後,小惡魔和復仇者、神盾局一起和國會協議擴大自治區範圍,而現在,小惡魔認為再次要求擴大並不妥當,所以花心思在都市更新上。

這些煩惱會讓他的小惡魔有些辛苦和忙碌;這正是為何他現在正要前往城堡把他的小惡魔帶出來晃晃的原因。

即使這會受到一堆仍搞不清楚狀況的砲灰忍者們的阻饒,但他們總有一天必須了解,他們侍奉的夜魔俠大人,正是他Frank Castle壓倒在床上的疼愛的那位。

「夜魔俠大人並沒有允許任何人進入。」一群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風的紅色忍者擋在自己面前。

說真的,每次都要來一遍他們不膩嗎?

「我……」必須替晚上的事情留些力氣是吧?

才不!「我說我要見Red,你們他X的是沒聽懂嗎?」把那隻誘人可是感官五倍放大的小惡魔操到明早起不了床才不需要花上自己多少體力呢。

 

在解決完守門的那些雜兵後,大概是有人通報了吧,沒有白痴再上來送死,自己也順利的來到了Matt的王座前。

多麼的性感又危險。當Matt穿著那身能夠完整勾勒出身材曲線的裝扮坐在王座上沉思時,自己從來無法控制好自己的心跳。

因為自己能從那個看似高不可攀的模樣中,讀出寂寞的訊息,而那會讓他產生想把Matt從王座上粗暴地拽下來,然後讓賀爾蒙和性衝動解決一切的衝動。

「Red……」輕輕地喚了一聲,為自己使用的語氣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他的小惡魔站起了身。

肌肉由壓縮變成舒展,他無法將眼睛從完美的線條上移去。

走向了自己。

輕巧無聲地,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

換回紅色制服並沒有減少誘人小惡魔的任何性感,而那個小犄角面罩讓眼前來自地獄廚房的惡魔彷彿正「看」著自己,更加危險地。

來到了自己面前,停下的方式也符合首領的姿態。

小惡魔和自己一樣都吞了口口水「Frank……」

刻意壓低的聲音如此地令人口乾舌燥。

「走吧。」轉過身,毫不猶豫地離開。

惡魔提出的邀請,夠誘人的話,為何不接下?

                                                                                                        TBC

----------------------------------------------------------------------------

為了想標題傷透了腦筋QQ

DD影域的漫畫就只有看過那五章+殞落之後這些而已,So各種原作牴觸別太較真。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求同好!(spideydevil,Foggy/Matt,罰D,盲夜......)

然後影域的DD真的性感又帥氣!很推薦!!!

【罰D/Spideypool】對門,換鄰居嗎?(2)

Matt平常就不是多話的人,Frank也習慣用肢體動作代替語言,只是這不代表當狗狗Matt睜著一雙(仍然只是用來賣萌用的)字面上的狗狗眼看著你時,他們也能進行良好溝通。

乾瞪眼無果後,狗狗Matt只好用動作來表達他的訴求。

他先是用前掌推了推他的吻部,然後又用後腳踹了踹他的後頸。

Frank能猜出Matt要表達些什麼的,只要Matt的每一個動作都能去掉萌屬性的話。

最終Matt自暴自棄似的趴倒在地上,經過早上的一連串折磨,他放棄再做掙扎。

「哼哼……Come on Red,你遇過更糟的。」隨手解開了Matt的頭盔,順了順底下的軟毛。

Matt激動的站了起來,尾巴大幅度擺動。

不是在賣萌,Frank提醒自己。

「把『costume』脫了?」邊詢問邊動手。

或許是怕自己又會錯意,Matt沒有進行爭辯,而是在自己把對方脫個精光──像隻正常的狗狗──後,才回頭輕咬了Frank一下作為警告。

「汪嗚──」Uniform!

「嗯,好乖好乖……」Frank故意裝作聽不懂的回。

「嗚──」自知理虧的Matt嗚咽的抗議,然後在Frank露出得意的笑容時倒回了地上。

 

在Matt咬著他的褲管不斷拉扯的堅持下,Frank找了套Matt平常習慣穿的運動服替Matt穿上。

把過大的部分剪裁好,嗯,方便狗狗大小便的那種剪裁,為此Matt又和他僵持了很久,只是現在有能力決定這些的是Frank。

反正都是萌萌的,管一臉哀怨的Matt心裡多少陰影面積。

把沒有人能夠理解的幽默「I’m not Daredevil」T-shirt一刀剪開,這樣下次Nelson&Murdock事務所無聊的在玩真心話大冒險遊戲時,滿帶惡意的Matt同事們才不會有機會要他們把T-shirt交換穿。

把紅色的布料折成了三角領巾狀綁到了Matt的脖子上作為項圈,如果將之攤開,正是Daredevil的字樣,異曲同工之妙不是嗎?

這才叫幽默感,Red。

勾了勾嘴角,不知道多久之後對方就會發現這個惡劣的事實,然後十分沒有品味的再去訂做一件。

 

和自己忙完這些,Matt已經精疲力盡了,跳上了沙發,把下巴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閉上眼睛休息。

這時Frank就有些想念正常模樣的Matt了。

平時當Matt枕在自己腿上時,那雙柔軟紅潤的唇總會吸引自己去掠奪一番,而現在……

挑眉將視線掃過那毛茸茸的頭,毛茸茸的耳朵、毛茸茸的吻部、毛茸茸的下巴,還有那些長於毛茸茸的鬍鬚……

嗯……好吧,他可以用摸Matt的那些毛茸茸作為替補。

小狗狗在自己的手順上牠頭上的軟毛時,睜開了眼睛,將湛藍上提對上自己的。

打開了電視,試圖忽略掉那樣上提的眼神帶來的殺傷力,見對方遲遲沒有闔上它,只好又瞄了一眼,想到:「早安,我的小惡魔。」Matt無異議地關上牠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個早晨,總算像是回歸到了日常的樣子。

Frank將電視切換成了靜音模式,或許那樣會剝奪了一些樂趣,但是現下自己的腿上正躺著更有趣的那個不是嗎?

 

電視螢幕上,炫目的色彩時刻變換著,自己的手在心愛的人身上停留;一切又回復到了正常──直到熟睡的Matt由趴睡改為側躺,四隻毛茸茸的腳一半懸掛在空中時,Frank才又玩味的笑了笑。

                                                                                                         TBC

-----------------------------------------------------------------------------

真的好喜歡Not DD T 。 OWO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求同好!(spideydevil,Foggy/Matt,罰D,盲夜......)

然後那個騙我今年也有2/29的傢伙,我討厭你.......(狂奔回家差點趕不上更新)

【罰D】床邊故事(短篇,完)

把Matt攬進懷裡,在額頭處落下一吻。

一個軟軟的笑容,可憐卻又有人愛的那種。

真是犯規,所以又是一吻。

「就是這種笑容……」自己喃喃輕聲在Matt耳邊開口。

「我也喜歡。」Matt轉過頭,輕輕地將自己的唇貼上他的。

緩慢但舒適。

和放鬆的Matt接吻,就像是在親吻小狗崽一樣,除了愉快和自己如此容易淪陷的玩味外,沒有什麼別的。

「還不動點工?」摸上了耳廓,上下滑動著手指。

Matt喜歡這樣又或是這個聲音。

「嗯嗯。」埋在胸口前,卻仍然能聽出重音放在後頭。

「累壞了?」捏了捏結實的臀部,被不怎麼強烈地反抗了才順著背部的曲線來到脖頸。

經過腰部時,強烈的顫抖透過彼此緊貼的身體傳遞,這個Frank可沒忽略過去。

但他們可以晚點忙這個。

在肩膀以及脖頸的交會處按了按,感覺那兒的肌肉又更加地放鬆了些。

「現在又是誰像小動物了?」被不領情地打斷,Matt笑的可燦爛了。

「有人說過我不是嗎?」拉著人坐挺了些,含住耳尖。

又僵直了,然後任性地全部丟給自己。

「哼哼......」舔舐著,Matt也喜歡這樣,所以那不痛快的笑聲又響起,只是這次多了些不一樣的愉快在裡頭。

「休息會吧小傢伙。」最後一次由下往上滑過,閉上了嘴,再次抱著即使滿足卻看起仍十分可憐惹人愛的人兒滑下身,稍微偏右側的位置,好讓對方能睡進他最愛的心跳聲裡。

小狗崽蹭了蹭胸口挪到了一個最好的位置,然後抬起頭。

「午安,Red。」低下頭,緩慢又舒適,Matt闔上了眼睛。

                                                                                                   The end

--------------------------------------------------------------

看見DD被虐就手癢的打了這篇......

想說可以放在影域設定的那篇裡面,發現接不合後,就當作短篇發~

【罰D】The Love(哨嚮,短篇,完)

Matt Murdock (Daredevil)

S級嚮導,但因為不太訓練自己嚮導的能力,所以能力並不如同信息素測出的那麼高級。

小時候為了救過馬路的老人被含有將Mute改造成哨兵的化學放射物質沾染到,也因此失明,但有了同哨兵一樣超強的感官,因為父親是哨兵因此十分嚮往,在父親死後更是毅然決然決定訓練哨兵這塊。關於嚮導的能力,只有小時候會用自己嚮導的能力幫父親梳理精神屏障,那樣簡單的經驗而已

 

精神體Red:黑豹(美洲豹) 斑點是赭紅色的;Jack還在世時,因為小小隻的又加上Matt是嚮導,所以一直被認為是貓咪(所以Matt喜歡叫他大貓,Jack則是小貓OWO)

更多資訊:「黑豹」並不是一種豹的品種,而是指身體擁有會產生黑色素的基因,而且其斑點在陽光照射下是看的見的,順帶一提,黑豹因毛皮與其生活地區差異較大因此在平日狩獵時更容易被發現,所以適合晚上進行狩獵。

 

Frank Castle (The Punisher)

S級哨兵,因為和妻子Maria(B級的嚮導)斷了表層結合(Surface Bonding),所以精神圖景十分不穩定,時常進入PCM(Primitive Combat Mode,原始戰鬥模式)十分危險的一個哨兵。

 

精神體Loot:佛羅里達黑狼(名字是因為看了罰叔的Marvel Now,所以就用了)

更多資訊: 佛羅里達黑狼,很少成群結隊,通常於晚間覓食,已絕種。

 

看文前須知:(接受無能請按右上X)

哨嚮各種二設。(有問題都可以舉手發問喔~)

Matt和Frank經歷過第二季的各種事件,在Frank說出「See you around,Red.」這句話後,因為信息素和哨嚮各方面的適配性而意外發生全結合。

Frank是用願意為愛人砍斷手(?!)的方式在愛著Matt(Frank和Karen在喝咖啡聊天的那次)Matt用同等的愛回應著Frank。

幫助劇情完整的前情提要在文章後。

 

-----------------------------------------------------------------------------

 

「Frank,你還好嗎?如果不順路的話就算了吧,我可以讓Foggy……」

「不,沒事……我來。」

 

那一通電話正是現在Loot遍體鱗傷的坐在自己腳邊,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無辜地盯著自己的原因。

「Red……」一人一豹同時用蔑視意味十足的眼神看向自己,Loot的尾巴卻開始左右擺動。

「過來。」Matt妥協地開口。

Red踏著危險又優雅的腳步走到了Loot身邊,舔了舔Loot身上的傷口。

Loot高興的用臉頰蹭了蹭Red,然後躺倒在Red身上,並盡可能的將自己和對方差不多大小的身軀緊靠在一起。

身體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溫軟的熱流,把視線從膩在一起的兩隻精神體移回自己眼前──Matt抱住了自己。

「我是個嚮導。」說來丟臉,但是,是的,他在嫉妒他們的精神體。

「我知道,Red。」精神屏障緩慢地在修復著,所有的事情,都不再感覺如此難受。

「我是『你的』嚮導。」Matt 加重了語氣,Loot和Red同時往這個方向看來。

「……我知道,Red…...」他知道Matt要說些什麼……

我只是不希望錯過你的要求。

「不,Frank,你不知道,我是『你的』嚮導,而你是『我的』哨兵,並不是因為我有披靡哨兵的能力,而是因為我是『你的』,所以我相信我會很安全。而我,『你的』嚮導也『需要』你去相信Lisa的事,並不會再一次地發生! 」Matt拉開了距離,用著那雙眼睛「看」著自己。

「或許對於嚮導的那些能力,我都不是那麼優秀,但是我們的已經結合了,我可以很敏感的捕捉到『你的』情緒,不管是愉悅、恐懼還是痛苦,接收進我的腦部裡,都是以放大的形式在進行著的,你在折磨、勉強自己,同時也是在對我那麼做。而重點是,你完全不想那麼做,可是你不得不!」閉上眼,在精神圖景中,Matt難過的站在那些斷垣殘壁旁。

「那份恐懼在追趕著你,Frank……」Matt的表情是如此地難過,有些甚至是來自對於自己並不是一個優秀的嚮導的自我厭惡。

「Red……抱歉……我……」他睜開眼,想辯解些什麼,卻看見Matt仍停留在他的精神圖景裡,只好再次回去。

「我們不能讓恐懼戰勝我們,Frank,我不是個優秀的嚮導,我無法用我的『能力』去處理這些,至少現在的我還不能。」Matt仍是那個令人難受的表情。自己的精神圖像裡竟然開始傳出了子彈的射擊聲;頻率和右手克制不住的扣動板機慣性動作是一致的。

「是的,如果你繼續放任這些恐懼,總有一天,這些『子彈』會貫穿我的腦門,把我從你的世界裡趕出去……」Matt的表情忽然變得十分痛苦;因為自己在Matt說出這些話時,想到了Maria死去時斷去表結合的痛苦和絕望。

「Matt!」不!該死的這些。

他伸出手緊緊的把Matt抱進懷裡。

槍聲不思議的止住了。

「不要讓恐懼戰勝你,Frank,你用著同等的愛愛著我,不代表著必須把那些恐懼也帶進這份愛裡,你和愛Maria一樣愛我,而我也愛你,這些就夠了。」不適感剛退去,Matt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和穩定。

「好的,這些就夠了……」就只是兩個相愛的人而已;Matt,我愛你。

「我也是。」Matt終於露出了笑容。

比牠們還黏膩不是嗎?

 

還想好好的感受著Matt的存在,對方卻開口「抱歉……Frank,最多就……」

「不准你道歉。」看看這天平。「出去再找你算帳……」

Matt已經在意志力邊緣遊走了,所以在可愛的小天使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See you around,Red.」

 

將精疲力竭的Matt攬進懷裡,剛才都窩在一起Loot和Red稍微的注意了一下後,又忙回牠們的。

「歡迎回來,保育類動物。」親吻額頭、眼角、鼻尖、甚至是氣喘吁吁的嘴唇。

「哈……哈……哈……」脫力的Matt撐起嘴角,然後闔上眼享受起這些愛意。

「如同我說的,Red,你真的不是心理醫生?」你是我最優秀的嚮導。

「才不……和你搶飯碗……我可沒有那種……可以……一眼看穿他人靈魂的……能力。」

「你確實沒有,所以,我如此幸運的是『你的』。」拉起對方的手,開始吻過每一小塊肌膚。

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這件美好的事情上,每一下,都更加緩慢而虔誠。

「Matt……Matt…….Matt……」

來自靈魂深處的渴求,Matt也能感受到吧。

「Matt……你是我最優秀的嚮導。」受損的精神屏障不再傳來陣痛,精神圖景安靜平穩的那麼不真實。

「可能還有一段距離……」只是精疲力竭的對方無法親自回來看看。

「不,Matt,不管你是不是只訓練哨兵的部分,還是嚮導的能力爛只有D級水平,如同你說的,我們結合了!我,和『你』。」Matt的心中一直有個不對勁的「聖人」天平。「真他X的不公平,你也該帶我參觀參觀你的精神圖景。」

聽到這句話的Matt愣了一下。

「……會的,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會把你從你的狗窩裡帶出來晃晃的。」Matt抽出手用拇指在自己的臉上尚未消去的瘀青處摩娑著「只是讓我們先災後重建;拯救絕種動物,哼哼……然後會的,會讓你來參觀參觀的……」Matt勾起的嘴角落在額頭上也依然清晰可辨。

「我很期待保育類動物的棲息地。」拉上Matt,一起扔進床裡,絲質的──擁有一個鍛鍊哨兵能力的嚮導的好處。

「所以還是得讓Foggy直接外帶晚餐來嗎?你知道的,那隻圓滾滾的短腿黃金鼠。」放鬆地躺在自己眼前的Matt摸了摸床頭櫃,抓起了手機。

「Yeah,管他的,我累了。」將Matt拉的更靠近自己的身體,閉上了眼睛。

「哼哼……」對方的胸腔震動,自己也被對方的情緒渲染的勾起嘴角「Yeah……管他的。」這句話是在睡進自己的狗窩前,最後聽見的。

                                                                                                  The end

 

前面省略的劇情是Frank這次執行懲罰的人是個能力不低的嚮導,Frank勉勉強強地在精神屏障被大肆破壞的狀況下執行完他的正義,打電話要找Matt尋求精神屏障修復的幫助,養傷,只是Matt剛好也在用DD的身分忙著,所以接電話時,沒有太注意到Frank的不對勁,讓Frank幫忙買個食材,想說可以一起吃晚餐,而Frank雖然已經身心俱疲,但是每想起Lisa就是因為他的疲倦而沒能聽見他的床邊故事,Frank就硬撐起身體去完成DD最簡單的要求。

回到家,Matt開門迎接Frank時,Frank拖著身體把東西交給Matt,而Matt因為是和Frank結合了的嚮導,所以當然知道Frank在恐懼些什麼,但同時也因此對於自己沒有注意到而感到憤怒和挫折,處理完Frank的傷口,並簡單的修復Frank的精神屏障,使對方不至於崩潰到進入PCM狀態後,Matt就把Frank丟著了,Red也因此拒絕Loot的靠近,然後就接到文章開頭,吃精神體醋(?)的Frank了。

 

這篇是發想於DD的劇裡面,那個對於自己的妻子十分深情的Frank(在和Karen喝咖啡時說的那些,讓我對於Frank的角色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感受),設定其實除了簡單的人物介紹外,其實有一段還有長長的故事呢,基本上第二季都被我用罰D濾鏡重新編演過一遍XDDD;一方面是時間一方面是因為不喜歡改寫原劇,所以可能不會把完整的世界觀以長篇打出,但是事事難說對吧?

 

最後,隨口說說──如果能配個圖就好了。

想看表情可怕的哨兵Frank公主抱著渾身是血的嚮導DD,黑色背景混著暗紅,上面寫著「I kill him.」的標語。(可惜手殘QQ,徵求勇者OWO)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盲夜......)